男人别吸了,太脏了……

  男人别吸了,太脏了……

  吸烟有害健康

  嗯……韩总……您轻点儿……韩太太会不会突然回来,看到我们……

  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娇吟从公寓里传出,唐婉凉的钥匙已经插入了锁孔,扭动门把手的动作,猛地顿住了。

  如果不是要拿实习证明,她今天肯定不会中途回公寓。

  唐婉凉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打开房门,完全无视客厅沙发上,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身影,径直走进自己的卧室。

  然而,原本放在床头柜抽屉里的实习证明,已经不翼而飞。

  从房间里走出来,唐婉凉不得不面对沙发上暧.昧的画面。

  躺在沙发上,衬衫半敞,露出胸前一截小麦色的肌肤的男人,正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韩景初,而男人怀里搂着的那个女人,是丈夫在外面的小三乔依依。

  唐婉凉的心口狠狠的扯了扯,像是被刀子扎着,生疼。良久,才开口。

  韩景初,你是不是把我的实习证明拿走了?

  唐婉凉,帮我拿一个避.孕套。

  两句话,同时说出口。

  唐婉凉脸色一白,僵在了原地,放在两侧的双手,不由得握紧,握紧。

  原本以为,结婚一年了,这样的事情早应该习以为常了,但是,听到他的话时,心口揪疼的感觉,还是出卖了她。

  韩总,您就别难为韩太太了,不用拿避.孕套了,咱们上次不是也没有用么?窝在韩景初怀里的乔依依眉开眼笑的道,看似在为唐婉凉解围,实则根本是在挖苦她。

  好……小东西,今天都听你的!韩景初垂下寒眸,抬手,宠溺的捏了捏乔依依的鼻骨,不忘对唐婉凉多说了一句,一会儿沙发弄脏了,韩太太记得帮我收拾干净!

  韩总,你好坏啦!乔依依笑的花枝乱颤,柔如无骨的身体,恨不得全粘在韩景初的身上。

  那你喜不喜欢我的坏,恩?韩景初挑了挑漂亮的眉宇。

  喜欢……韩总……我还要亲亲……乔依依闭上眼睛,撅起性感的红唇,对向韩景初。

  亲眼看着丈夫和别的女人在面前恩爱,站在客厅的唐婉凉,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心碎在地上的感觉——

  视线盯紧沙发上的两人,女人的唇畔艰难的掀起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才没几天,韩先生你又换口味了?这一次,连公交车都带回家了?一定要注意卫生,别把什么不干净的病都一同带回家了。

  闻言,窝在韩景初怀里的乔依依,委屈的扁着嘴,皱着双眉,扯了扯韩景初的手臂,韩总……亏我刚才还帮韩太太说话,她居然这样诽谤我……人家好委屈啊……

  韩景初停下还勾在乔依依吊带裙肩带上的手指,黑曜石般的深眸,转向唐婉凉,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韩太太,你是在担心我把病传染给你么?那你也太自作多情了些,就你,我连碰都懒得碰一下!因为,我嫌恶心!

  旁边的乔依依听罢,讥讽的翘起红唇。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唐婉凉,即使对方霸占着韩太太的身份,也不过是一个冷宫皇后,有什么好得意的!

  唐婉凉强撑着脸上的笑意,心狠狠的抽痛着。

  是了,结婚一年,她还是完璧之身,这在外人眼里,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韩景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唐婉凉在他的眼里,连公交车都不如,他宁愿要公交车,也不惜的碰她……

  原因,只有一个,他一直记恨着她把原本属于苏薇安的韩太太位置抢走了……

  一年前,韩景初与江城大学的平民校花苏薇安恋爱了,两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只不过,韩伯父看不起苏薇安的身份,韩家司机的女儿哪里能配得上韩家的大少爷,硬生生拆散了这对鸳鸯。

  而她,唐婉凉,恰恰因为韩唐两家多年前,定下的婚约,嫁给了韩景初。

  其实,外界鲜少人知道,她不过是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冒牌公主……

  韩先生不在乎我没关系,难道不应该为你的苏薇安小姐着想吗?如果她知道韩先生天天在外面莺莺燕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唐婉凉面上虽是笑着,握紧的双拳,手指甲深深的掐紧掌心。

  苏薇安三个字,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落在韩景初的耳朵里,瞬间让他恼了。

  男人烦躁的一把扯开了怀里的乔依依,从沙发上起身,迈开长腿,几步走到唐婉凉的面前,咬牙切齿,唐婉凉,你这个害人精,你别给我提安安,要不是你,安安不至于会被迫出国。

  安安……

  叫的多亲切啊——

  而他对她呢,要么就是直呼其名,要么就是喊她害人精……呵!差别真大……

  是么?一提这个名字,戳到你痛点了啊?那正如我意,只要能让你韩先生不开心的事情,都是我最爱做的事情。唐婉凉迎上韩景初的寒眸,不怕死的道。

  唐婉凉!韩景初恶狠狠的瞪着她,冰冷的薄唇间,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她的名字。

  下一刻,伸出手,一把掐住了女人纤细白皙的脖颈。

  呼吸一窒,唐婉凉难受的蹙起秀眉,一张脸憋的通红,也不肯轻易的向对方求饶。

  韩景初,你就生气了?那我偏要说……苏薇安……苏薇安……

  韩景初的寒眸,紧锁着她,手上的力度不断的收紧,仿佛下一刻就可以轻易的扭断她的脖子。

  唐婉凉,你不要得寸进尺!否则,我会让你们唐家,付出代价的!

  那个现在在江城半死不活的唐家……正是韩景初可以制约唐婉凉的命门——

  不要……韩景初,除了用唐家做威胁,你还会做什么,你算什么男人!唐婉凉双眼瞪大,脖子被勒住,呼吸也乱了频率,脸色逐渐的由红变白。

  呵!韩太太,你老公是不是男人,你很想知道是吗?那我就男人一回给你看!

  韩景初一只手掐住女人的脖颈,一只手猛地将她推到了身后的墙壁上。

  后背撞在墙壁上,背心一痛,唐婉凉轻嘶了一声,她激动地朝着男人吼道,韩景初,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向我老婆,证明一下,我到底有多男人!韩景初眼底聚集着冰凌,残忍的笑着。

  不……不要……心咯噔的跳了一下,意识到危险,唐婉凉用力的推拒着男人的靠近,朝着他大喊大叫。

  不要?现在这事可由不得你!韩景初冷笑着,偏过头,朝着仍然杵在沙发上的乔依依喊了一句,你,滚出去!

  乔依依身子一缩,不甘心的唤了一声,韩总……我……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次机会,可以陪韩总回家,现在还什么事都没有成,她怎么舍得无功而返。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韩景初声线冰冷,每一个字都几乎在空气中凝结成冰。

  乔依依惊恐的抿紧下唇,果真不敢再多嘴一句,韩景初是什么人,他是江城的一片天,在江城,谁敢得罪他,就是在找死——

  女人从沙发上拿了外套,胡乱的披上,匆匆忙忙的拉开门,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公寓。

  门啪嗒一声合上,公寓内只剩下了总裁夫妇。

  唐婉凉被男人的蛮力,摁在墙壁上,双手动弹不得,韩景初,你不是说嫌我脏吗?那你还碰我这个令你感到恶心的女人做什么?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就要碰你,你能怎么样?嗯?韩景初冷哼一声,不屑的道。

  你!无耻!她朝着他大骂道,曲起膝盖,朝着男人踢过去。

  腿还没有踢出去,就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制住了。

  韩太太,既然你说我无耻,那我今天就无耻一次给你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耻!韩景初松开了唐婉凉纤细的脖颈,大手嘶啦一声,拉扯着唐婉凉的衣服。

  重新获得呼吸,唐婉凉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直到察觉到上身一凉,女人惊恐的大喊,不要……韩景初,你想一想你的苏薇安,恐怕她也不希望,看到你碰我这个,令她摔断双腿,瘫痪在轮椅上的女人吧?

  女人乌黑的发丝凌乱的披散在肩头,衣服狼狈不堪,白皙纤细的脖颈上,多出一条深红色的勒痕——

  韩景初深深的看着她,心口的位置,意外的动了恻隐之心,口里却仍然说着残忍的话,这种时候,你居然拿安安做挡箭牌,唐婉凉,你还真不要脸的!

  一年前,如果不是因为唐婉凉,薇安根本不会从楼上摔下来,双腿瘫痪,不得不送出国去治疗!

  最后,男人一点一点的松开了她。

  唐婉凉沿着墙壁,往下滑,半蹲在地板上,鼻头酸胀的难受,心里发堵——

  苏薇安这个名字,不仅是韩景初心头的一根刺,更是她唐婉凉的心头刺!

  即使对方离开江城一年了,她还是阴魂不散、无时无刻的横亘在韩景初和唐婉凉的婚姻里。

  是了,韩景初,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的不堪,这么的不要脸,你的苏薇安,就是天上的仙女,完美无瑕……你满意了吧……

  女人的双手抱紧臂弯,朝着韩景初吼着。

  你说对了,你和安安,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等安安回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从韩家踢出去,韩太太的位置,你根本不配!

  韩景初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婉凉,心狠狠的扯了扯,丢下话,迈开长腿,大步往外走,摔门而去。

  听到大门哐当一声合上,唐婉凉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去。

  蹲在墙角的位置,将脸深深的埋进臂弯里。

  不知过了多久,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唐婉凉抬起头,从口袋里,缓缓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母亲何媛仪打过来的。

  深吸了一口气,确定嗓音不再哽咽了,唐婉凉才摁下接听键,喂……

  婉凉,你一定要帮帮你哥哥……话筒那边,立即传来了何媛仪着急的声音。

  妈……你别急,发生什么事情了?唐婉凉眉心一皱,心头升起一种不安的预感。

  你哥哥那个混账,偷拿了公司的六百万,学人家去投资,骗的血本无归,现在被你爷爷发现了,你爷爷口口声声嚷着要打死你哥哥!何媛仪红着眼眶,哭的泣不成声。

  哥哥他……唐婉凉叹息了一声,这么多年以来,哪一次不是这样,每一次哥哥做错了事情,都是她亲自去给他善后。

  婉凉,你一定要帮你哥哥,你去求求景初,让他给你六百万,好不好?韩家那么有钱,你又已经嫁给景初了,他不会不帮你的……何媛仪祈求道。

  唐婉凉的双眉皱的更紧了,无可奈何的开口,妈……你不是不知道,我和韩景初的婚姻不过是有名无实罢了,你让我求他,根本没有用……他不会答应的……

  这样的事情,她不是没有去做过,哪一次,不是被韩景初羞辱的体无完肤。

  婉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对你哥哥见死不救吗?你现在是嫁进了豪门,就对我们这些家人,坐视不理了是吧?何媛仪的声音在下一刻,陡然变得尖锐起来。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韩景初他……唐婉凉连忙解释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何媛仪气恼的声音截断了,你别叫我妈……你根本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当年,要不是我看你可怜,收养你进唐家,你早被那个酒鬼养父折磨死你了!

  对方的话,如同一条满是荆棘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唐婉凉的脸上,抽骨扒皮般的疼。

  是了,她根本不是唐家真正的千金,唐家真正的千金,早在十五年前,离奇失踪了。

  而她,不过是孤儿院里的一个可怜虫,一个冒牌货罢了。

  如果当年不是唐家的帮助,她很可能就被那个领养她的酒鬼,折磨而死。

  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唐婉凉面无表情的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唐家的恩情,她必须得还。

  逼不得已,她只能选择去求一个人。

  唐婉凉在公寓里找了一圈,最后在沙发旁的垃圾桶里,找到了被揉成一团的实习证明。

  她吸了吸鼻子,素手将实习证明捡出来,将它的褶皱一点一点的拉平整。

  韩景初一定是很讨厌她吧——

  结婚这一年来,好几次,她重要的东西找不见了,最后都是在垃圾桶里翻到的。

  也许在韩景初的心里,眼里,更希望,第一个把她打包扔进垃圾桶吧!

  ……

  唐婉凉简单收拾以后,挎着背包出了门,乘坐公交车,前往打工的地方。

  婉凉……你怎么才来啊……都快迟到了,等会经理又要骂人了!

  帝景酒吧门外,好友乔思雨一见到唐婉凉从公交车上下来,连忙焦急的朝她打招呼。

  家里有点事情……唐婉凉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没有人能想到,堂堂的韩太太,唐家的二小姐,居然会缺钱到在江城的一间酒吧打工吧。

  那我们赶紧进去吧。乔思雨匆匆忙忙的拉着唐婉凉进了酒吧。

  两人换好服务生的衣服以后,经理将两只托盘交给了她们。

  送去VIP包厢,机灵点,那里面都是贵客,知道了吗?

  是,经理。乔思雨一边点头,一边朝着唐婉凉使了使眼色。

  两人端着托盘,朝着包厢走去。

  婉凉,你说包厢里的贵客究竟是什么来头,能让经理这么重视?乔思雨不可思议的小声嘀咕道。

  去了不就知道……唐婉凉端着托盘,一心想着要填补大哥唐一南那六百万的窟窿,根本无心于其他。

  嘁……就你不关心这些东西……乔思雨撇了撇嘴,她做梦都想嫁入豪门,万一包厢里的真是什么贵客,她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

  一前一后,两人来到VIP包厢门外。

  唐婉凉正准备抬手敲门,乔思雨叫住了她,婉凉,等一下……

  嗯?唐婉凉回眸,不解的看着好友。

  乔思雨嘴角挤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一手端着托盘上的名酒,一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认真的将碎发拨弄在耳后,婉凉,你快帮我看看,我头发乱不乱,妆有没有花?

  不乱,没有花……唐婉凉摇了摇头,转身准备走进包厢。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哐当一声。

  她吓了一跳,一看,才发现乔思雨托盘上,其中的一瓶名酒碎在了地上。

  啊……婉凉,怎么办啊……这瓶酒一看就很贵,就算把我卖了也赔不起啊……乔思雨紧张的咬着下唇,求救似得看向唐婉凉。

  唐婉凉双眉一皱,镇定下来之后,先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旁边,果断的将走廊上的碎酒瓶收拾干净。

  我把我这一瓶给你,一会儿,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知道了吗?

  嗯……乔思雨害怕的点头。她向来没有主见,很多事情上,都是唐婉凉在帮她。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唐婉凉端着托盘,低着头,走进包厢。乔思雨畏畏缩缩的跟在她的身后。

  豪华的包厢内,灯光晦暗。

  高级皮质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俊美不凡的男人。

  尤其是坐在沙发正中间的男人——

  韩景初端着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左右各挽着两名姿色上等的美女,然而,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放在佳人的身上。

  韩总……你别一个人喝吗?让人家喂你好不好?左手边的美女,一个劲儿的朝着韩景初抛去媚.眼,柔弱无骨的小手抚.过男人的胸膛。

  是啊……韩总……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下吗?右边的美女,不安分的拿着胸前性.感的高耸,在男人的手臂上蹭来蹭去。

  唐婉凉将托盘放在茶几上的手,忽然停住了——韩总,两个字,刺痛了她的耳朵。

  她猛地抬头,目光正好不偏不倚的对上了韩景初冰冷的视线。

  心狠狠的一颤,怎么会是他——

  这世界还真是会和她开玩笑……

  做妻子的,亲自做服务生,伺候来酒吧找女人喝酒的丈夫……呵!

  她苦涩的抽了抽嘴角,放下托盘中的名酒,正要离开。

  沙发边缘,坐着的一个男人,轻佻的看着她,忽然开腔道,等一等……

  唐婉凉顿住双脚,疑惑的回眸。

  跟在她旁边的乔思雨,已经吓得不轻,深怕缺了一瓶酒的事情,会被几位贵客发现。

  怎么似乎少了一瓶酒?傅斯寒眯起眼睛,挑眉看向唐婉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小服务生。

  乌黑的头发,高高的挽在脑后,没有一丝多余的碎发。

  雪白色的衬衫,领口处的两粒纽扣随意的敞开着,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

  一套深蓝色的紧身包裙,黑色丝袜,包裹着纤细的美腿,踩着高跟鞋,身姿娉婷。

  很合他的味口——

  对不起……还有一瓶,现在没有到货,我们同事一会儿会立刻送过来的。唐婉凉忐忑的撒着拙劣的谎言,一张脸憋的通红。

  还是被发现了……

  原来是这样,酒就算了,要不然,你留下来陪我喝一杯?傅斯寒从位置上起身,几步走到唐婉凉的面前,大手不由分说的就朝着女人的腰部伸了过去。

  不好意思,我只是服务生,不陪酒的。唐婉凉本能的避开对方的手,一颗心紧张的悬在喉咙口。

  她清楚的感受到,身后那双冰寒刺骨的眸子,正死死的盯紧她。

  韩景初一定看到了她,并且认出了她。

  爷还不知道你们这儿的规矩,爷有钱,你说说,你多少钱一晚上,爷出得起!傅斯寒别有兴趣的道,从来都是女人主动的贴过来,还没有女人敢拒绝他傅大少的。

  下一刻,男人蛮力的抓过了唐婉凉的手,强行将女人搂进了怀里,鼻子凑到女人的身上,嗅了嗅,嗯……好香的女人……爷喜欢!

  你放开我……我已经说过了,我不负责陪酒的……唐婉凉用力的挣扎着,一双眼睛焦急的伸向沙发正中央坐着的男人。

  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她自己,而是想知道,韩景初在看到她被同伴羞.辱时的反应。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后续内容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
KMVR-830星奈爱(星奈あい) 樱空桃(桜空もも)IPX-438最新无码磁力 后入式动态爱爱动态图 邪恶野外车震动态图片 特殊符号 大学时干过的最有感觉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