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就只做一次吗?

  亲爱的,你就只做一次吗?

  文章简介:新婚夜。她被逼进了浴缸里,哭着求饶,顾靖泽,你说过不我们是假结婚的。他狠狠逼近,但是是真领证了!

  第二天.顾靖泽,我还要看书。你看你的,我保证不耽误你。要不是一时心灰意冷,林澈也不会一不小心嫁给了这个看似冷若冰霜,其实却热情无比的男人……

第一章林澈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

  她的脑袋昏沉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手掌心触碰到的华贵床单,不是她常用的洗的发旧了的那个,头顶上的的灯,也不是她习惯见到的那个坏了一半的节能灯样式,她身上疼痛的好像刚刚被什么撕裂过一样,抬起手腕来,上面青青紫紫的印记,清晰明显。

  这不是在做梦吧……

  她捂着嘴巴,不想让自己叫出声音来,掀开被子,看到里面不着寸缕的自己,尖叫声几乎要冲出嗓门。

  林澈灵动的眼睛在眼底滴溜溜的转了两圈,果断掀了被子,下床收拾凌乱的衣服,随便穿上了,头也不回的就要往外跑。

  后颈处忽然就被人一把勒住了……

  啊……放开我,你放开……林澈手脚并用的挣扎了起来。

  男人的大手拉着她的脖子,丝毫不费力气的,直接把人拽回到了床上。

  林澈被摔的七晕八素,然而在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男人时,还是忍不住愣在了那里,花痴的双眼定在他绝美的脸上,想移都移不开……

  好帅的男人……

  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似是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倨傲,冷若冰霜的面颊上,笔鼻翼高挺在白皙的脸上,白玉一样的肌肤,让她这个自问皮肤还不错的女人都觉得羡慕嫉妒。

  她自问见过的男人不少,但是那些被称作男神的男人,到了他的面前,都一下子变得黯然失色起来。

  就是这个男人,昨天用了半个晚上的时间,把她折腾的半死?

  你是谁派来的,你竟然给我下了药?你做出这样的事来,以为还能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他看着这个呆愣的女人,幽深的眼中闪过愤怒。

  这个陌生的女人,肌肤胜雪,小脸怡人,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睫羽扑闪,好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又不甘示弱的大睁着眼睛逼视着他。

  顾靖泽目光在她身上定了定,就见林澈眼睛再次随着大脑快速的转动了起来。

  她只是个八线小艺人,今天是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一线大明星顾靖予在这里,所以特意跟人买了点能让人迷糊的作料,放在了他的水里,以为能潜了他……

  但是,她迷错了人了。

  眼前的人,虽然帅的让人觉得眼晕,但是显然不是那个超一线的大明星顾靖予。

  这一回,她再次被他粗鲁的拉住了手臂,倒在地上的时候,她甚至狼狈的滚了一圈,才又定住了。

  你……你干什么,药是我下的,我现在还躺在这里?你搞错了吧,现在受损严重的那个是我。她摔的屁股疼,手疼,下面的疼痛更是让人不能忽视,一恼火,她直接嚷了出来,我要迷的是别人,跟你没半毛钱关系,你以为你值得我下药啊,本姑NaiNai也不是随便下手的,你还我的药钱!

  迷错了人?顾靖泽脸颊紧绷,双眉拧成了川字,穹黑的眸子如蛰伏的兽,盯着这个衣衫凌乱的女人,她洁白的半截肩膀露在外面,上面青紫发红的印记,清晰的扎眼,在白嫩的肌肤上好像是朵朵梅花开放。

  晚上的那些画面再次闪现在脑海中,他下腹忽然一热,再次感觉到那明显的火热,在他的身体里涌动了起来。

  从她的脸上挪开了视线。

  这个该死的女人,敢对他下药,药效还这么强烈。

  他的一时睖睁,让林澈终于得到了机会,不顾一切的跳下了床,她用力推开了男人。

  头也不敢回的,她赶紧便跑了出去。

  听见他嘶了一声,她嚷着,看什么看,自己看自己去!

  你……顾靖泽刚要转身抓她,却感到身体一阵的难耐,下面已经再次不可抑制的昂扬起来。

  该死的。他大骂了一声,握紧了拳头去抑制那该死的欲望。

  外面传来一连串的声音。

  秦皓回头看着,惊诧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刚刚那是什么情况?怎么先生的房间竟然跑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先……先生,二少给您打电话询问,房间是不是满意,不过您晚上回来就入睡了,所以属下没有打扰您,行程助理通知了总统先生您的行程,他正在总统府等您前往一叙,还有……刚刚这位……

  闭嘴。他抬起锐利的眼睛,黑眸闪着精光,让秦皓赶紧将所有不该有的疑惑,都咽进了肚子里。

  顾靖泽在浴室里一直洗刷着自己的身体,一直到身上的肌肤都被冲刷成了粉红色,才对着镜子骂了一声,****。

  先生,夫人到了。秦皓在外面轻声提醒,声音听的出的紧张。

  顾靖泽一愣,这个时候,母亲竟然过来,一想也知道不会是好事。

  浴室门拉开的时候,站在外面一脸美艳的夫人,正惊讶的看着满床的狼藉。

  那些还来不及收拾的床铺,正明白的告诉着眼前的所有人,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靖泽黑眸阴沉,一手拉过了浴袍披在了蜜色的肩膀上,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母亲,我今天很忙。

  慕晚晴怎么可能不问,她脸上的兴奋难以掩饰,看着顾靖泽,她指着床说,靖泽,我已经知道了,你跟一个女孩子发生了关系。

  顾靖泽推开门,对慕晚晴冷声道,这件事您不要管了好吗?

  我怎么能不管呢,靖泽,你必须要跟她结婚才行,你要对人家女孩子负起责任来。

  他就知道……

  母亲,我是不会跟她结婚的,我又不是疯了,她不过是一个陌生女人,我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林澈,23岁,林氏集团林家的私生女,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母亲早逝,父亲对她似乎并不疼爱,她住在林家,但是并没有林家基金的资助……

  母亲!顾靖泽立在那里,因为想起那个女人,神情更加烦乱。

  难道你还想着那个莫惠苓吗?我告诉你,你跟她是没有可能的,你跟她相处这么多年,还是不能碰她一下,你们根本就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慕晚晴毫不客气的说。

  母亲,够了!顾靖泽想要打断了慕晚晴。

  但是慕晚晴很是激动,靖泽,你知道你的病,根本碰不了女人,家里几乎已经做好了人工受孕让你得到孩子的准备,但是,你今天碰了一个女人,说明她就是最适合你的对象!

第二章母亲,她是用了歪门邪道的方式,并不是我的病有了好转!顾靖泽说着,眸色再度一暗。

  慕晚晴看着他,难道我没给你用过?但是你哪次就能行了,每次都只能叫医生来处理,折腾的快要死了,可是你竟然碰了她了,而且,据你的下属说,你对她非常满意,一个晚上做了不止一次。

  ……顾靖泽的拳头紧紧的按在钢化的玻璃桌面上,也许这次药有所不同,总之,我是不会娶这个毫无道德的疯女人的,母亲,你也最好赶紧放弃这个想法。

  ——

  林澈走在街上,看着自己浑身的凌乱,有些懊恼的骂了一声,那个该死的卖药的,她当时掏钱的时候就觉得,他好像有些不对劲,她只说她想要能让人睡着了的药,却没说要这种药啊,看看那个男人吃了药,到底都做了什么,回想起来,她还觉得浑身都疼。

  身下撕裂一样的疼再次让她想起了晚上发生的一切,那个该死的男人,一个晚上折腾了她好几次,最后直接晕过去了,才失去了之后的记忆。

  唯一记得的只是在之前……

  林澈,你看看你算是什么东西,还去混什么演艺圈,不如老老实实听大***一句,给你找个差不多的人家去过日子去,外人生的私生子,就是私生子,难等大雅之堂。

  林澈,你大妈也是为了你好,你姐姐林莉现在是大明星,你二姐也是大牌制作人,就你,这么多年,还是个十八线的小艺人,你还有什么好混的。

  小澈,公司这次的角色已经有人定了,我们觉得你形象不合适。

  她苦涩的一笑,如果不是他们逼的太紧,她也不会想到这么个阴损办法,她其实只是想要活过来而已,但是现在……

  林澈忙不迭的跑到了公司,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没忘记今天她还有试镜。

  俞闵闵看到她进来,黑着脸瞪着她,你还能来啊,我以为你不稀罕这次试镜了呢!

  对不起啊俞姐,我来晚了。

  林澈忙捂住了自己身上乱糟糟的衣服。

  俞闵闵一眼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低头打量了一圈她的衣服,她拉过了林澈的衣领,一会儿马上要见导演,我不管你的私生活,但是,如果你还想要这个角色,就给我想办法,把你整理的不要像是个出来卖的一样!

  林澈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那些惹人遐想的痕迹,太明显,太暧昧。

  那个该死的男人,他简直就是禽兽!

  林澈赶紧低头道歉,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向洗手间跑去。

  林澈想,她算是死在了那个男人手里了,都怪他!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林澈气急败坏的接起电话来。

  喂?

  林澈,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林有才在电话里的声音带着气愤。

  林有才轻易不会给她打电话,除非是有事,他这个父亲,多年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但又没办法真的当做他不存在,毕竟林澈现在还必须要住在林家。

  林澈想起晚上发生的事,有些心虚,我,我晚上有事。

  我不管你有什么事,你姐姐林莉今天要在家里商量订婚的事,你竟然彻夜不归。林有才在话筒里怒骂着。

  是啊,林莉要订婚,但是关她什么事,林澈平静的听着父亲发怒,心里竟然没有一点难过的感觉,因为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他的各种咆哮。

  你现在马上回去,我不管你有什么事,如果我发现你不在,就把你***骨灰盒从林家祖坟里挖出来,扔到海里让你这辈子再也见不着她的一个骨头渣。

  说完,林有才直接挂了电话。

  林家。

  韩彩英看着林有才放下了电话,赶紧凑了过去问,她要回来了吗?

  林有才说,回来了回来了。

  韩彩英讨好的伸手抚着林有才的胸口,老爷,你可一定要跟她好好的说说,让她同意了这门亲事,程家忽然来求亲,我真是吓坏了,我不能让林予嫁过去,林予那么优秀的女孩,长的又漂亮,又懂事,她怎么能嫁给程家那个傻子呢,听说那个傻子尿尿都会失禁,他们那不是让我们林予过去当佣人吗,这个林澈,本来也是你跟外人生的孩子,她不去,谁去。

  你放心。林有才说,我也不舍得林予去受苦,只是,林澈也是我的女儿……

  好啊,那你的意思,你要为了林澈,让林予去给人家收拾屎尿去吗?林有才,那你也太没良心了,当初你跟别人搞出来这么个女儿,我让她好好的待在林家,养大了她,我容易吗我,现在怎么长大了,我让她帮我这么点忙,你还不许了,就她这个样子,嫁到程家,也是享荣华富贵去了,那是她的荣幸。

  好了好了。看着韩彩英旧事重提,又唠叨个没完,林有才赶紧打住,让她去,让她去不就行了吗。

  林有才是犹豫了下,但是想想,不让林澈去又能让谁去呢。

  程家得罪不起,他家的儿子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好歹家里有的是钱,让林澈嫁过去确实不算亏待了。

  这时,外面保姆叫了声,老爷,夫人,三小姐回来了。

  保姆对她说,老爷夫人正在里面等你呢,今天大小姐要商量订婚的事,准姑爷也来了。

  林澈惊讶的看着保姆,秦卿来了?

  保姆说,是啊,刚进去,你们前脚后脚的。

  林澈心里一喜,跑着进去。

  可是,一下子又停下了。

  里面,秦卿正跟林莉一起站在门廊里。

  亲密的靠在一起,嘴唇几乎要贴到了一块,看着让人怎么好打扰。

  林澈站在那里,忘了移开脚步。

  林澈刚要转身,就感到一个巴掌啪的一下打了过来。

  林澈脸上被打的火辣辣,差点摔在地上。

  韩彩英上去拽住了她就向里面拖去。

  关上了房门,韩彩英回头,瞪着睁圆的眼睛,伸出手指恶狠狠的指着林澈,不要脸的小贱人,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刚在干什么,那是你姐夫,你还要不要脸,连自己的姐夫也敢勾引。

  林澈站在那里,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冷笑着看着韩彩英,大妈,如果我真想勾引他,就不会站在那里看着了吧。

第三章你……韩彩英被她气的肺都要炸了,见林澈要出去,再次一把拉过了她的肩膀,直接将人推在了地上,你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我们养你到这么大,已经是菩萨心肠,没让你跟你那个疯妈死在外面,你现在竟然还敢跟我顶嘴,我打你怎么了?

  然而,林澈脖子上那些显而易见的痕迹,再次出现在了眼前,清晰的让人觉得扎眼。

  韩彩英好像有了什么大发现一样,疯了似的叫道,好吗,林澈,我就知道你在我们林家就是不安好心,跟你那个妈一样,就会到处勾搭人,要勾搭你去别处勾搭,别上家里来丢人现眼,秦卿是秦家继承人,那是你这种贱货能配得上的吗,他看都不会看你一眼的。

  林澈没有因为她打自己而心痛半分,然而,却因为她的这句话,痛的不能自已。

  林澈却笑了起来,哼了声,拉着自己的衣服,将肩膀遮盖起来,毫不在乎的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既然你觉得我配不上,他不会看我一眼,那你紧张个什么劲?

  韩彩英听见外面有响动,秦卿在跟林莉说话,两个人的欢声笑语,让她有些紧张,担心被发现了,韩彩英拉低了声音,靠近林澈,狠狠威胁道,别给我搞什么花样。她想了一下,一会儿程家的人会来,带着他们的二儿子程天宇,别说大妈不为你着想,你好好的跟他见个面,程家在咱们C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你嫁过去,有享不尽的福。

  林澈眼睛一动。

  她怎么会不知道程家那个二儿子是谁。

  大妈,你让我嫁给一个傻子?还说是为她着想?林澈不可思议的大喊。

  怎么了,你不乐意?

  要嫁你自己嫁,我不是你们利用的玩偶!林澈快速的拉开了房门。

  韩彩英一看,拼命的拉住了她。

  林澈这一刻什么也不顾了,回头一把推开了韩彩英。

  林澈,你敢走,我真让你爸爸把你***骨灰扔出去。韩彩英狼狈的倒在地上,气急败坏的叫道。

  林澈不顾一切的跑了出去。

  而此时。

  顾靖泽很快被叫回了顾家大宅。

  这件事,果然很快被报告给了顾家的大家长,他的爷爷,顾先德。

  顾靖泽仍旧坚持己见,看着前面的顾先德,祖父,母亲根本就没有明白,我跟她并不是自主自愿,只是一次意外而已。

  靖泽,你干什么这么固执,你想一想,难道跟她结婚真的就那么受不了吗,你刚刚碰过她,你难道一点也不怀念那种感觉吗?

  不怀念!顾靖泽说。

  靖泽,我对你真的很失望。沉稳而苍老的顾先德冷然看着顾靖泽,气势魄人。

  顾靖泽一眼瞪向后面的慕晚晴。

  慕晚晴却一脸的理所当然。

  我们顾家就不是这张吃过不负责任的人家,更何况,她不仅是你能有个正常的婚姻生活的关键,也是你能治愈你的病的关键,你应该理智一点,而且,你确实动了人家女孩子,你不能吃过了就忘了吧。顾先德说。

  顾靖泽看着自己年岁已高的爷爷,但是我根本不认识她,祖父,你让我跟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结婚,我怎么可能同意。

  那么如果我说,你不结婚的话,我会让你的那个小情人,叫什么来着?叫莫惠苓吧,我会让她失去自己的事业,从此生不如死呢?顾先德跟顾靖泽的眼睛出奇的像,威胁的时候,目光淡淡的,却又隐隐折射出眼瞳里的阴冷。

  顾靖泽说,您知道我不会让您这么做的。

  顾先来说,我知道,你翅膀硬了,我管不住你了,你们哥儿三个都是,一个一个的,都厉害了,一个继任了总统,一个去当了个戏子,还有你,一直做事沉稳,却生Xing叛逆,但是,我是动不了你了,我却不会连个小丫头都没办法折磨,你可以跟我试试。

  顾靖泽眸子里闪过厌恶,但是,又沉沉的化为一抹精光。

  *

  林澈人没跑出几步,便看到几辆车呼啦啦的开了过来。

  是林家的人……

  林澈想走,却见林家这次看来是真的很重视,几乎全部出动,很快的将林澈便团团围住了起来。

  小丫头片子,大妈这么为你好,你竟然还跑,你们过去,把人给我抓回来。

  林澈看着韩彩英,恨不得冲过去打她的耳刮子。

  但是她始终是一个人,比不过这些人人多势众。

  林澈被五花大绑的带回了林家去。

  家里来的人化妆师给她梳妆打扮着,而韩彩英在一边恶毒的看着林澈,得意的骂道,就凭你,还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一会儿你就给我打扮打扮,去见程天宇。

  林澈咬牙挣了一下,却挣不开。

  韩彩英看着梳洗打扮好的林澈,这个小妮子打扮起来还真是漂亮,那张小脸足以让任何男人对她牵肠挂肚。

  她心里想,真的要快点把她嫁到程家才行,不然她总在秦卿面前逛来逛去,万一哪天秦卿真的喜欢上了她,那林莉的地位不保吧。

  外面有人说,程天宇来了。

  韩彩英一声令下,马上让人将林澈给解开了。

  林澈被带到前面,隔着个门,她就听见了程家人在高昂的声音。

  你们家三小姐只是个私生女我们都是知道的,她是有点配不上我们天宇,但是看她照片长的还不错,嫁进来后,只要为我们程家传宗接代,以后好处少不了她的。

  生孩子?

  林澈冷笑着想,她是被当做生育的工具了吗?

  林澈一眼看到站在那里,估计只有一米六左右的男人,哆嗦着,摇晃着脑袋看着四周,像是个邋遢的孩子一样,吃着自己的手指。

  韩彩英在一边笑着说,看到了吧,林澈,那就是你未来的丈夫,你往后享福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林澈怎么听不出,韩彩英话里带着的得意和冷笑。

  这时,里面程天宇忽然发起了疯来,大哭着朝着一边的人扑了过去。

  里面的人瞬间乱作一团,程家人,林家人,一起围着个傻子团团转。

  韩彩英吓了一跳,看着那傻子东撞西撞的样子,嫌恶的她差点要去吐出来。

  心里庆幸的想,还好,现在是林澈要嫁过去,不是林予,不然她真是要气死。

  这时,她一转身才忽然发现,身边没人了……

  林澈,林澈跑哪里去了,给我追!追到了,往死里给我打!韩彩英眼色一变,脸都跟着扭曲了起来。

  林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掉的,只知道,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跑的肺都要炸掉了。

  却在这时,看到一辆车悠然的停在了旁边。

  林澈小脸一定,就看到,车窗后,顾靖泽倨傲的脸,出现在眼前。

  还在烦恼书币不够用吗?

  动动手每日书币领到手软!领币通道:菜单个人中心→签到领币

  摘自【落初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迷语大全 相泽南 性感美女图片 桃乃木香奈番号列表-桃乃木かな下马作品番号大全 IPX-303大原向葵 新人美少女首次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