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也明白自己等不起

  期待,也明白自己等不起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姐姐……对,对不起……水汪汪的眼里氤氲着一层雾气,苍白的小脸微微垂下几分,刚才还抿着的唇,在看到对面那一抹火红后,方才怯弱的道出这么一句。

  这带着几分害怕几丝委屈的话传入苏紫音耳中,她脑里嗡的一响,好看的眉几不可见的蹙了下,视线却并未从前方不远处那两人身上移开。

  瞧瞧他们两个,男的英俊,女的我见犹怜。

  尤其是在对她说对不起时,眼角似还挂着盈盈泪滴,好一副楚楚可怜之相!

  可是,就是这个面似弱不禁风,从小到大都对她笑得极甜,跟在她身后一声又一声甜腻叫着姐姐的,她疼爱有加的好妹妹。

  此时却挽着今天原本要与她订婚的未婚夫!

  这男人,昨天还曾缠绵的亲吻过她,今天却将她的妹妹拥在了怀里。

  一想到他的碰触,苏紫音胃里又是一阵翻腾,恶寒瞬间袭来。

  紫音,对不起,我想我们之间的缘分,也只能到此了……

  玲儿她,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不能不负责任,我今天要订婚的人是她,娶的人,也是她!

  这话,在她刚踏进宴会厅的时候就听到了。

  他站在台上大肆秀着他跟怀里女人的恩爱,说着他们是多么的趣味相投,

  呵,应该是骚,味相投吧!不然又怎么会怀孕?多可笑,今天她盛装打扮,憧憬着人生中最为难忘的订婚宴,没想到……确实是够难忘!

  她这个准新娘,在最后一刻突然变成了路人甲。

  当那一声解除婚约响彻整个宴会大厅时,就如同猝不及防下一记重重的耳光,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

  苏紫音心底窜涌起的愤怒快要将她的理智给吞没,酸涩和苦楚也几近让她无法呼吸。

  可到了最后,她还是死死咬住牙关,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好歹她是苏氏的千金小姐,就算不顾及自己,也要顾及父亲的颜面。

  倘若在这样的场合失了分寸,那丢的就不是她一个人的脸了。

  嘴角,在几秒后向上扬起最美的弧度,那几乎就要从眼眶中溢出的泪,也被她硬生生给逼了回去,她不想让自己变得更狼狈!

  这一刻,她倒有些庆幸父亲还好不在场,在订婚前父亲突然说要出差时她还有些小郁闷,生怕不能及时赶回来参加自己的订婚宴。

  但此时,她却只盼着父亲不要这么快回来,至少,不要在当下。

  定下心神,在周遭不断传出的议论和讥笑声中,红色的礼裙前摆被提起。

  优雅的步姿,动容的神色,每前行一步,都勾着周遭人们的心魄,也让对面的沈君浩禁不住五指渐渐收紧,放弃她,终究有些不舍。

  这个女人的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想当初追她的人手拉手都能绕城市一圈,所以能让她心甘情愿,可想而知他到底是费了多少心力。

  现在说放弃就放弃……可一想到那份体检报告还有父母的话,以及身旁这个羸弱的女子。

  沈君浩最终也只能深深叹上一口气,心,也跟着慢慢硬了起来。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苏紫音美则美矣,她虽能带给他众多男人的艳羡,却不能为他沈家开枝散叶。

  别说他们沈家,即便是寻常人家,也不会轻易让不能生养的女人进门。

  随着苏紫音的前行,人们也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很快,她已经走到两人面前。

  她的背挺得愈加直,雪白修长的颈项亦是骄傲的抬起,色泽鲜浓的红色礼服像是一团火,将那两人烧得黯然失色。

  沈君浩渐渐有些绷不住了,刚才还能淡定的宣布解除婚约,心里也或多或少带着些许愧疚。

  可此时看她,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而且那笑容风轻云淡中又如此的魅惑倾城。

  她的这种反应让他忽而有种挫败感,甚至心里也憋闷的沉重起来,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爱过他?苏紫音将那抹纤弱身影直接忽视掉,只是静静地笑着望向沈君浩。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想分手可以单独谈,为何要当众给我难堪?她的眼底写满质问,沈君浩不是不明白,可他却也只是垂下眼睑,沉默无言。

  一旁的苏若玲似是受到了什么惊吓,颤颤巍巍的将自己的身子往沈君浩的怀里又靠了靠,方才伸手拉住苏紫音。

  姐姐,对不起……这一切都怪我,都是我不好,不关君浩的事……

  苏紫音抬眼看她,苍白的小脸,无辜的眼神,不过多看了她几秒,那眼里又快要流出泪来。

  看似娇柔的身子靠在男人身上,轻颤着,宛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惹人怜爱。

  这么一副可怜样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苏紫音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她倒成了那最为无辜的受害者不成?忍不住的,她冷笑出声,而这一声又像是惊到了苏若玲,顷刻间,眼泪就如珠子般一颗颗从眼眶里滚落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姐姐……她压低声音,不断地呢喃着道歉。

  沈君浩此时也一手将其护在身后,再次抬眼看向苏紫音时,是满脸的戒备和警告之色。

  突然间,苏紫音就没了一丁点儿再去追究的力气了,还有什么意思呢?到了最后,也不过是更让人看笑话罢了。

  就如沈先生所说,感情的事勉强不来,那我在这里,就祝沈先生……你们白头偕老!说着,她也不看,直接便从离自己最近的一人手上拿过一杯酒,仰首,一口饮尽。

  她的酒量一般,这样胡乱拿来的一杯居然是高浓度的威士忌,酒液顺着她的咽喉灌下,辛辣无比,勉强忍住后,还故作轻松的对着沈君浩翻了下杯子,示意自己已经喝完。

  现场此时一片寂静,耐着性子,她想要转身离去,为了苏家的颜面,这是她最后的底线。

  可不成想,那朵原本还藏在沈君浩背后可怜兮兮的小白花,却再次跳了出来。

  姐姐……一开口,便又是这句。

  别……我可不是你姐姐,你只是被陶姨带到苏家的继女而已,我们,可不熟。苏紫音摆摆手,示意她别再这么喊她了。

  一口一个姐姐,太假,叫得她心里怄得慌。

  好了玲儿,别说了,我们去那边坐会儿吧!你总这么站着,小心动了胎气。沈君浩适时说道,看着她的眉眼间全是宠溺的疼惜。

  没关系的,我哪里有那么娇弱,都已经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了……

  苏若玲苍白的脸颊忽的染上一抹绯红,说话间还不经意的看了苏紫音一眼。

  这一句何其歹毒,无疑是在苏紫音的心头又插上一把刀。

  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不就是在告诉大家,她苏紫音被戴了那么久的绿帽子还不自知吗?这样的戏码苏紫音也不想再看下去,她灿烂一笑,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奉陪了。

  姐姐,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我也没办法,我喜欢君浩,喜欢得不比你少。

  我原本不想这样,我也知道其实你已经很可怜了,毕竟,毕竟不能怀孕,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对一个女人来说,真的是一件无法承受的事。

  她说着,不由哽咽起来,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况且我又怀孕了……

  姐姐,不管怎样,我希望你都能坚强起来。即使这辈子你都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但若是找到一个真心爱你,又不介意你不能生养的人的话,你们可以领养一个啊!

  什么?你说什么?刹那间,原本要转身的苏紫音定定地就呆愣在了原地,她的脚底似是生了根,一步也再挪动不了。

  只有那双眸子越睁越大,之后怔怔的看向苏若玲。

  我……我,姐姐,我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苏若玲赶忙捂住嘴,声音也越来越小。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谁,谁不能怀孕?谁不能做母亲?啊?

  突然间,苏紫音就像是失了线的木偶,此刻……也失了心。

  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苏若玲的身子不由得瑟缩一下。

  一旁的沈君浩此刻也皱起了眉,他上前挡在苏若玲身前,对着苏紫音重重甩出一句,你够了苏紫音,她是个孕妇,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空气在瞬间冷凝,望着已经回神,但眼里却明显溢满哀伤的苏紫音。

  沈君浩深吸一口气,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的确是重了。

  缓了片刻,他的语气没了先前的强硬,你的体检报告还没去拿吧?对不起,我不小心看到了,紫音你,你得了‘先天性不孕症’……所以紫音……我很抱歉……

  苏紫音的眼前忽的花白一片,身子都几近站不稳,好半响,她才找回自己的意识。

  在订婚前两人是曾一起去做过婚前体检,但报告不是还没出来吗?而现在……她忽然被告知自己得了什么不孕症,这让她一时之间……怎么承受?如何接受?小脸在这一瞬绷得紧紧的,冰冷的手指也慢慢聚拢,周遭是一波又一波比之前还要刺耳难听的嘲讽声。

  难怪会被甩……

  原本就长了一副狐媚样,不成想还是一只不会下蛋的鸡……

  这下看那些平时把她捧得那么高的男人们,还想不想把她娶回家……

  娶回家做什么?这样的也就玩玩而已……

  苏紫音闭上眼,深深吸起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即便怒意就要破胸而出,此时,她也只能做一件事——忍!

  事情,原来竟是这样!呵……眸子再次睁开,眼底已是一片冷然,她最后看了眼前这一男一女一眼,转身,然后毅然决然的,向着门口走去。

  姐姐……啊……

  随着苏若玲的一声惨叫,现场的人们再一次睁大眼睛惊呼出声。

  奢华的大理石地板上,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在众人的一片讶异声中交叠着双双扑倒在地。

  白色身影惊慌之间被一道有力的臂膀紧紧捞起并很快揽入怀中嘘寒问暖,而那抹红色身影……礼服的后摆被踩得皱乱不堪,整个人跪倒在地,周遭的人们纷纷往后退了几步,围成一个圈,将她围在了里面。

  他们似是看笑话般对着她指指点点。

  因为此时,她的头顶正源源不断的往下滴落着殷红的液体,一直到将她的妆容染花。

  原来,就在苏紫音转身离去之际,苏若玲却忽的追上前,岂料她脚下一软,竟踩在了苏紫音的裙摆上。

  她整个人摇摇欲坠的向前扑去,直接就趴在了苏紫音身上。

  而她手里拿着的那一杯西瓜汁,也刚巧不巧的,浇了人家一头。

  这样的情形再一次让现场炸开锅。

  沈君浩慌张的检查着苏若玲的身体,玲儿,你有没有事?伤到哪里没有?肚子呢?有没有不舒服?

  苏若玲咬着唇摇摇头,眼底是一片泪光,我,都怪我,我太不小心了……

  你真是吓死我了……哎,好了好了,这怎么能怪你呢?你没事就好……沈君浩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安慰着,语气里充满疼惜。

  冰凉的液体顺着苏紫音的衣领蜿蜒流淌,让她只觉骨头好似都被浸进了冰水里,脸上的妆大概也花了吧?因为她听到身边人们低低的讥笑声,

  纵然她再坚强,但终究,还是骗不过自己的心,千挑万选,以为拥有了此生最懂自己,最珍惜的自己的那个人,不成想被摆了一道不说,此时还变得如此狼狈,如此窘迫。

  还有从小到大她一直视为亲妹妹的人,却也在今天让她出尽洋相,同时,给了她一个致命打击!

  这样的场合,究竟他们这般,是无心,还是有意?抬起头,苏紫音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她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但他们的嘲讽声却清晰无比的传入耳中,且声音越来越大,让她几近头疼脑裂。

  不能,不能哭!苏紫音你不能哭!

  她死死咬住牙关,眼睛不敢眨一下,因为只怕一动,眼泪说不定瞬间就会夺眶而出。

  裙子太长,妆太浓,这样,刚好!

  低沉又极富有质感的男声忽而从头顶传来,苏紫音一愣,下意识抬头。

  做工精良的西装裤率先映入眼帘,眸子又往上抬了抬,这一瞬,她仿若看到了天神……天花板上倾泻而下的琉璃光芒,就那么无遮无拦的尽数洒落在那人的身上。

  他赫立在光晕之中,硕长的身影如松柏般挺立,只是那张俊脸稍稍有些冷淡,但那双深邃的眼,却让苏紫音一阵眩晕。

  他的瞳眸如黑曜石般晶亮,又仿佛蕴藏着某种神秘,像雾一样迷惑人心。

  还想继续呆在地上?他的声音淡淡缭绕,同时一只大掌也伸到了苏紫音的眼前。

  她微微一怔,她的身边不乏这般俊帅的男人,但像他这样英气逼人,眸子虽冷却又美到极致的男人,生平,第一次见。

  就像被蛊惑一般,鬼使神差的,她竟缓缓伸出了手……指尖轻轻触碰到他的掌心……一个激灵,苏紫音周身直打哆嗦,这个男人的手心未免也太过冰凉了,即使她的手脚也容易凉,但跟他的一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他的手就像是……她一颤,不属于人类的温度……可此刻再想抽手,也来不及了,她的小手被那抹冰凉包裹着,顺势被带了起来。

  一件西装先是覆在了苏紫音的肩头,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哧啦一声,再低头的瞬间,她讶然。

  只见刚才被踩的那一截裙摆,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红,最后落在了她的脚边。

  湿漉漉的睫毛抬起,浑浑噩噩之间,男人的一张俊脸也在苏紫音眼前越放越大,陌生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禁不住一阵紧张。

  南陌夜的眸闪了闪,涔薄的唇抿成一条线,他知道她有多美,可此刻,他仍然有短暂的不能呼吸。

  即便是布满一脸可笑的果汁,精致的妆容也已经晕开,却也掩藏不住她的美。

  而湿漉漉的头发粘着前额,外加几缕凌乱的发服帖在肌肤上,再加之她此刻的神情有些愕然,反倒平添了一种别样的气息。

  这样的美更让人窒息。

  他拿出一块黑色手帕,然后慢慢地靠近她……苏紫音美目一睁,像是被电到般,就那么直愣愣的任由那一块带着陌生气息的手帕,在自己脸上一处处仔细地擦拭。

  她的个子也有一米七了,况且还穿着高跟鞋.但此刻这个男人站在她面前,她却也要仰起头才能看清他的面貌。

  他的唇薄而性感,目光被浓密的睫毛遮挡住,所以她不知道此时他是什么表情,但他手上的动作却异常轻柔。

  不经意间,手指还会偶尔触碰到她脸上的皮肤,惹得她觉得一阵凉过后又是一阵滚烫。

  这个男人,是谁?脸上的狼藉一点点被擦去,小脸也露出了原本的面貌,比上妆后更加清透了许多,只不过许是刚才冰凉饮料的刺激,脸色有些苍白。

  嗯,这样才适合你!南陌夜说罢,目光不由得冷冷看向了苏若玲。

  如此低级的伎俩,亏她想得出来。

  苏若玲忍不住瑟缩一下,这个男人倨傲的下巴在水晶灯下愈发冷硬,目光摄人,她不由往后退了一小步。

  然而,南陌夜却忽的勾起了唇,淡漠的声音从薄唇里溢出,看着苏若玲,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意味深长。

  这样的果汁有什么味道,威士忌的味道才够浓烈,够有味儿,不如……这位小姐,你也尝尝?

  他边说边抬脚向着苏若玲的方向走去,同时没等她反应过来,随手就抄起一边的高脚杯,就那么优雅自如的将酒杯里的酒,缓缓地往那张我见犹怜的小脸上,倒了下去……威士忌顺着苏若玲的头顶一点点向下滑落,湿了她的发,直至将她的整张小脸淹没……啊……君浩……她张牙舞爪的胡乱挥舞着,尖叫着,哪里还有刚才的乖巧模样。

  走吧!衣服都湿透了,回去换换!

  南陌夜将手里的荧光杯放下,也不理会现场乱作一团,走回到苏紫音身边,自然而然牵起她的手就要向门口走。

  苏紫音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弄得有些懵,她任凭这个男人牵着手,领着她往外走……可是,才刚刚走出几步,她另一边的手臂却忽然被人狠狠拽住!

  苏紫音,你给我站住!

  沈君浩脸上绷得紧紧的,他只觉得心头有一把怒火在燃烧,也不知道是因为苏若玲被泼,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总之,当他看着曾是他女人的苏紫音,就那么毫不避讳的将手放在别的男人手心时,他失去了理智。

  放手!

  苏紫音此刻已清醒了大半,当看到沈君浩脸上扭曲的表情,再触到他拽着自己的手时,只觉得好似沾染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狠狠地一甩。

  他的手倒是被甩开了,但同时,也因为她这一避,却离得身边的男人更近了。

  一时间,沈君浩双目猩红,而南陌夜,却泰然的将她轻轻揽住。

  苏紫音,你……他,他是谁?你们,你们是不是早就勾搭上了?难怪,难怪我说要跟玲儿结婚,你一点儿也不在意!苏紫音,你下贱!

  那揽在苏紫音肩上的大手,就像是一根刺般惹得沈君浩失了分寸,最后竟忍不住咒骂出声。

  南陌夜能明显感觉到掌心下那人的身子在不断颤抖着,可入目的一张小脸却依旧绷得很紧,甚至她的眼圈都被气红了,也没有让自己掉下一滴眼泪……这样倔的性子,南陌夜的心不由得隐隐一揪,开了口。

  我劝你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否则……

  否则怎样?你谁啊?你该知道这儿是谁的地盘?你哪家的?沈君浩现在彻底没了风度。

  这个男人他确定自己没有在任何社交场合见过,虽然人模狗样的,但说不定是跟着谁混进来的。

  一声若有似无的冷哼从眸光深沉的男人嘴里溢出,我姓南,东平南家!

  现场的人们顿时倒抽一口冷气,不过简单一句话,却是让他们都惊出一身冷汗。

  东平南家!即便再无知的人,也知道那是怎样的来头,有多大的势力!

  在场的所有人……就连苏紫音也呆愣了几秒。

  南家居然会有人来?虽然有派发请柬,但也没有报多大的希望,毕竟那样的大家族,是极少出现在这种场合的。

  更何况相较于南家,苏家简直可以说是微不起眼。

  你,你说南家……沈君浩不知怎么舌头突然有些打结,他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思量着眼前这男人话语的真假。

  盯了南陌夜片刻后,他也慢慢冷静下来。

  你……认识南家少爷?你是他什么人?

  像南家这样的门庭,想要攀上关系很难,他曾有幸见过南家大少爷一面,不过至于眼前这一位……的确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本人,南陌夜。不高的语调,但那双漆眸却迸射出一道锋利光芒。

  而他这一句,也让周遭的气氛在冷凝了片刻后陡然间又沸腾起来。

  什么?南陌夜?那,那不是南家那位二少爷吗?

  不是说南家那位二少爷又丑又傻的吗?

  对呀,听说都不敢出来见人……

  不是不是……关键是,据说那位二少那个……不能人道来着……

  啊?真的假的?这……这还真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苏紫音听着周围人们的窃窃语声,缓缓地,也将视线移到了身旁的男人身上。

  不是她喜欢听八卦,就算是丝毫不关注的人,也大概听过这样的传闻。

  谣言止于智者!

  不过此时,她也有些好奇了。

  没想到在自己最为窘迫之时出手相救的男人,居然会是那个传闻中愚钝丑陋,甚至还……咳咳咳……的男人。

  这与传言的也相差太远了吧!

  若这个男人丑的话,她觉得这天下就没几个能看的男人了!

  而且她左看右看,他哪里傻了?还有……她不敢再妄自揣测下去,因为她已经明显感觉到周遭的空气都好似笼罩上了一层薄冰,汗毛寒立。

  周围人们的议论声也在身旁男人随意扫过的一眼后,变得几不可闻。

  苏紫音用余光再次偷偷瞄了男人一眼,似乎是想寻找到那么一点儿蛛丝马迹。

  追上沈君浩的苏若玲,那双总是含着委屈的双眸里,此刻也写满了讶异和嫉妒。

  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那么好命,出身好,长得好,身材好,可以说从小到大,她没什么能比得过她。

  今天好容易将她比下去一回,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出尽了糗,没想到居然又碰上一个如此男人替她出头!

  且不说这男人比沈君浩的相貌好上一大截,单就他周身所散发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

  最为重要的是,他姓南,出自东平南家,只这一点,就足以让太多女人疯狂。

  虽然以前也听过这位二少爷的传闻,不过现在看,那些谣言也只是讹传罢了,至于说什么不举……又没人试过,谁知道?苏紫音微微侧目的打量,让南陌夜的唇角溢出一抹淡的几近看不见的笑意,他没有看她,但那只拥着她的手掌却是加重了几分力道。

  他这么用力一揽,苏紫音的身子倏然就与他贴近了许多,下意识就要挣开,但这男人的手箍得太紧,她几番小动作挣扎,竟挣不开一丝缝隙。

  他的大掌紧扣在她的肩上,她修眉微皱,却也没有立刻离开这个让人拘束的怀抱。

  毕竟刚才他帮了她,她不能这样拆台。

  沈君浩呆立了许久,只觉得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南家的二少爷,虽然听说是个傻子,但今日一见……总之不管如何,他心里还是忌惮的。

  可看着曾经依偎在自己怀里的人儿,就那么低眉垂眼的被别人搂着,他心里的火,最终还是烧毁了全部的理智。

  南家的二少爷又如何?紫音又不是你女朋友,你快放开她!说着,沈君浩竟将一旁的苏若玲给推开,然而一步步走到两人面前。

  南陌夜听了他的话只觉可笑,你凭什么?

  沈君浩被他这一句清清淡淡的话噎得半天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是啊,现在的他,即将成为别人的夫,他,凭什么?好一会儿,他才憋红了脸,重重说道:紫音是我的好朋友,我有权利关心她。她跟你又不熟,甚至根本不认识你,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你快放开她!

  站在沈君浩身后的苏若玲,咬着的唇瓣已经变得有些发白。

  她受了这样大的委屈,可这个男人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他的眼里就只有那个苏紫音。

  他别忘了,她的肚子里现在怀着的可是他的孩子!

  苏紫音!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你!

  纤细的五指越攥越紧,哀凄的眸里也快速闪过一抹狠厉,今天她所受到的无视和屈辱,他日定当双倍奉还!

  苏紫音一点儿也不想再听沈君浩这么继续磨蹭下去,从他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只会让她觉得更加恶心。

  夜,我不想再呆在这儿了,我们走吧!她微微仰首,看向身旁的男人。

  那一声夜从她的唇里飘出,婉转甜柔,让人听着着实舒服。

  此时南陌夜明面上的身份,也只是南家那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二少爷罢了,所以刚才他即便已有了薄怒,还是一直压制着。

  可苏紫音的这一声呼唤,却让他的心像是飘在了棉花糖上似的,瞬间被融化,怒气也烟消云散。

  好。他轻轻点头,一边将她拥得更紧,一边用另外只手将她鬓边的乱发轻轻挂在耳后,之后唇角似是扬了扬,这才揽着她转身向外走去。

  宴会大厅里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各怀心思。

  沈君浩怔怔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底有种说不出的酸楚慢慢升腾,他这样鲁莽做的决定,是不是错了?苏若玲此时的眸已经低垂下去,看不出她是什么情绪,但那双攥紧的双手还是出卖了她。

  今天多谢南先生出手相助……

  走出宴会厅,到了空旷处,苏紫音缓缓停下脚步,道谢的同时也轻轻将身子从男人的怀里挣出。

  南陌夜倒也没难为她,任由她离了自己两步远。但随后他的一句话,却让苏紫音稍稍怔愣。

  难道苏小姐就这样一句简单的道谢吗?

  苏紫音喉里一噎,不知该如何接下去,稍稍平静后,她回以一笑,以后……若是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我一定……

  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可不成想……苏小姐说话算数?

  他的声音更低了,几乎是附在她耳边说的。

  苏紫音这才惊觉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竟比之前更近了,慌地往后退,两颊也已是红霞一片。

  这个男人究竟懂不懂什么叫做象征性的道谢啊!

  再者,也不是她死气白咧求着他帮她的,对吧?怎么?苏小姐想反悔?看来苏小姐真是一个一点儿也不懂感恩的人呢!

  我没有!她急急反驳,想向他证明自己并非言而无信的小人,所以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她的小脸气鼓鼓的,小嘴撅着,怒目而视,可这也……太漂亮了点儿,让人……心痒痒。

  那苏小姐……要如何感谢我?男人眸光微闪,低而磁性的男声从薄唇里溢出。

  苏紫音心下一紧,如遭一阵雷劈,这男人,虽说不能呼风唤雨,但也权势逼人吧?他干嘛非要惦记着她的那点点感谢。

  怎么样苏小姐?不如,我给你指条路?

  他步步紧逼,她躲躲闪闪,到最后实在没了脾气,她认命了。

  愿意洗耳恭听。

  苏紫音觉得这男人就如同一头危险的黑豹,只是站在面前,就几乎让她无所遁形。

  男人微微垂眸,而她也仰首望着他,最后轻轻地附在她的耳际……他道:不如……苏小姐做我的女人,嫁给我?

点击下方阅读全文继续阅读精彩后续!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
aux0755 GVG-007本田莉子番号正太控高清MP4 波多野结衣种子 一个超极荡妇的乱伦之爱 wei68bt磁力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