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古风小说 ?连载中

  「原创」 古风小说 连载中第一章 上


第一段,

  唐燕大小姐,你可能不要一天追着我乱跑,我也是唐三公子,你这一天到晚都在我身边玩闹,我还怎样去安心做事了?

  说话者唐孝,唐燕属实有些过了分寸,唐孝无一刻是能甩掉这丫头的,

  唐哥,这也没有办法呀,江湖乱的很,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让那恶霸土匪掳了去,我上哪找你呀?这不是,前两天,要不是我刚好路过那镇上的酒馆,可能老板和小二都被恶霸打死了。

  唐燕一脸认真的样子。

  那就是你,把人家酒馆砸掉的理由?我都对你说了千万次了,不要随便出手逞英雄,你看,这砸坏了人家的酒馆,我还不是得替你收场嘛?我好顿给人家赔不是,赔银子,才相安无事,大哥要是知道这事,一定会责怪我,

  好了好了,下次我不这样了,谁让我碰到了那个难缠的婆娘,

  唐孝你又在嘀咕什么?哎呀,行了,这我也回唐府了,你总不能随我进寝书房吧,我要专心处理一些账目,你去别的地方玩闹吧,待我办完正事,我带你去吃镇上最好吃的凤凰鸡,听说这家老板可是从不接待外人的,你有口福了,我刚好认识他。

  唐燕听完也是无辙,何况唐哥还开出条件说要请吃好吃的。其实唐燕巴不得进哥哥的寝书房,好呀,说话算数,晚些我来找你,

  唐燕这才罢了,

  唐孝哎,算数算数,我啥时候同你不做数过,

  唐孝走进了寝书房,关上了门,大户果然大户,就连寝书房也是大的连梁上藏一个人都不是问题。

  唐孝,走于椅前,拂了衣衫,端坐桌前,

  一手拿着茶碗,一手推着茶盖,神情自若,

  梁上人,下来吧,

  只见梁上一黑影,纵身一跃,跳掷桌前,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湖杀手,「随影」

  一身黑衫,身轻如燕,话语不撕不慢,

  唐公子,这回要我取谁人性命?

  唐孝我以为你真的死了,天下还有你杀不了之人?

  随影,此人武功极高,剑法极快,我从未见过,竟有如此高手不显露于江湖,但要杀此人也并非不可能,上次与其交手,让我看到了他的破绽,这次需杀他要两倍的酒钱,

  唐孝钱不是问题,上次给你的就当我送你的美酒,这次我要让你先帮我杀另一人。

  随影何人?

  唐孝唐义

  唐孝杀罢了唐义,随即再去取无面黑旗性命,这次我要他死的难看,对于随影你来说,这次任务不难吧?一个不懂武功的人,和一个你知道弱点的人,这次再有闪失,一是丢了你的名声,二是别来找我要钱,

  随影唐公子放心,像唐三爷这般狠心的人我随影致是佩服,唐二爷平时作恶多端,三爷杀其亲哥,自也是百姓快哉,

  唐孝办事小心,不可传出半点风声,是我唆使。

  随影三爷放心,随影赋名,取命三更

  只看一个黑影,随影消失在了唐孝的寝书房。

  夜色栩黑,唐孝带着唐燕,走向那热闹的街底,

  唐孝我没有骗你吧?我说过带你来吃全城最好吃的凤凰鸡,这里便是

  唐燕哥哥何时骗过我?如果有,那也是哥哥说过的终生不娶,

  这一句话让唐孝哑口无言,尴尬的不知了所错,

  唐孝妹妹,你是我最好的妹妹,哥哥怎能看你伤心,这不,我弃所有事物不顾,来还你一个开心嘛!快看,窗外我给你放的全城烟火,

  美哉美哉,吃着绝美佳肴,赏着月亮,看着烟火,唐燕的心里美开了花,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小霸主,今日也画了眉梳了发,穿了裙条,哥哥看着烟火,妹妹看着唐孝,

  唐孝此时心却想,过了今晚,你唐义再无世上此人,

  

  第二段

  唐燕口中所说的难缠婆娘,正是苏小曼,

  听唐燕所述是,江湖救急,惩奸除恶,

  那究竟是如何?

  伙计,帮忙倒一杯清水,备一些饭菜,

  说话之人便是苏小曼,外出赶路,在此返途,路过一酒馆,身乏累,小歇于此,

  这不,饭菜还没上来,打外面来了一女子,

  唐燕来小二二,给我来点酒肉,

  小二一看便知此人是谁,

  这不唐女侠嘛?唐女侠劳累,小二这就给你备好酒好肉。

  要说这唐燕也是一楚楚可爱的姑娘,出门喝酒吃肉也并非如此,只是自己爱逞那英雄,学那侠客人士,豪饮吃肉,为人好管点闲事罢了。

  唐燕小二,你这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太平的事,来找你麻烦,本姑娘替你出头,

  小二没有没有,唐女侠常光顾,哪有什么恶霸敢来咱们小店闹事情啊,

  这唐燕也是无奈,逞了这许久的英雄连个恶霸都碰不到,心里一个不爽,

  唐燕江湖许久太平,我唐燕真的只能保护哥哥了吗?

  想到这里,唐燕心里一个美啊,好一副痴情的样子。

  但还没等她痴情的表情留住太久,

  身后就是一番大闹的景象,

  这不一个身着破衣烂衫的乞丐,抢了一桌客人的烧鸡,正和客人扭打在了一起,

  唐燕一回头,呦,赶在本女侠在场就为非作歹,

  一个箭步,飞到乞丐面前,手持宝剑,将乞丐一个剑鞘,弹飞在地,脚踩着乞丐,

  自己一副得意的样子,

  唐燕说,快说,你抢人家什么了,交出来

  乞丐一个烧鸡,

  被抢的人,瞪着眼睛,说还有我十两银子,你个要饭的!

  唐燕快把银子拿出来,平安无事,

  乞丐,我何时抢他银子?我只是偷拿了一个烧鸡,被他抓住,没有拿银子就是没有拿,

  唐燕嘿,你还在本女侠面前不老实,看我让你嘴硬,

  唐燕上来就是一顿拳脚,可能这附近的人都知道这乞丐常来偷酒偷菜,也拿其没辙,

  唐燕这一顿毒打,让周围的顾客一时起哄叫好,

  打的好,打的好,打死这臭乞丐,

  坐于一旁的苏小曼看了此景,真实看不下去,

  苏小曼姑娘,你这样打下去,人会被你打死的,

  顷刻间出现的不同声音,让整个酒馆的目光全投向苏小曼,

  唐燕他偷了人家的银子,还不承认,有我唐燕在出现这种事情,我就问大家伙,此人是不是该打,该教训,

  苏小曼那你这个打发,也并非惩奸除恶,我看同那些恶棍霸王也没什么两样!

  唐燕一听,说自己是恶棍霸王,心里立刻不是滋味,

  唐燕那你说这事何办?

  苏小曼,不慌不忙起身来到了,乞丐前,

  这位客观说,此人拿了你十两银子?拿何作证?再者说,你看此人身上破衣烂衫,无处藏那十两银子的地方,若此人真是那强盗土匪,他不会买件衣裳?你们这分明是恃强凌弱,

  唐燕,那这钱,怎么办?是你替施主还上?

  苏小曼也确实出来的急,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银两,打量了一下唐燕的身着和身上的妖刀,

  看其样子,身手不错,应该是个高手,但再看行事方面,就是个缺少江湖经验的毛头小姑娘。比其身法,略差些,苏小曼何人?

  那是五大高手之一的姑娘,

  何等高手没见过,即使自身未学习过任何武功,爹爹也教了些出门在外的自保术,

  对内家功夫比较精通,再加上多年看的武学医术,

  苏小曼不难,先让我看看这乞丐被你打死了没有,

  苏小曼俯下身,用手拍了拍躺在地上的乞丐,用袖中的银针刺了一下乞丐的颈肩处,又起身对着唐燕说,你们可以看看,此人也得到应有的处罚,被这位女侠打的半死,我看了看他的伤势,外伤并不及伤他性命,但他颈部的麻痱可是传染的要命病,已时无多日,再看他全身,也没有一处能找到客观你的十两银子,我看这样吧,今天我当做个善事,我身上也银子不多,这里是五两,客官你要是,觉得能放他一命让其多活几日也算你的功德。

  苏小曼一说完此人身上有传染病,并且明显可以看到乞丐的颈肩处红疹越发的蔓延,那客观拿了本不属于他自己的银子,自是息事宁人,临走时还喊着真忌讳,

  唐燕一看,这是遇见高人了,他人看不出,唐燕行走江湖可是知道的清楚,瞬间能让一个人浑身血液冲颈,这也是自己不敢惹的人,

  苏小曼那这位唐女侠,就请其放几日性命,即使再大的错误,他也时日不多了,

  唐燕,好,既然失主已不追究,你也替他给了银两,那这事就放他一马,

  唐燕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办事不利,还把人家酒馆砸个烂,临走时还对小二说,那个……我是唐燕,唐孝是我哥,砸坏的这些座椅啥的,我会赔,让你们老板上唐府找唐孝,我身上没带钱,

  众人散去,苏小曼算了算时间也刚好,拍了拍躺在墙角的乞丐,喂,你可以起来了,药力已经过了,刚才银针上的麻痱毒,是没办法的下策,不至于致命,半个时辰就会消去,

  乞丐一个起身跪倒在地,许良泙,谢女侠救命之恩。

  苏小曼一听赶忙向前看了过去,手中宝剑也扔其在地,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乞丐,不知说错了什么支支吾吾的怕是说错话的样子又重复了一遍许……良……萍

  

  第三段,

  城镇中有一戏楼,名曰,《聚满楼》

  这聚满楼可不一般,三层,高屋,巨顶,

  人来兴旺,达官贵人之所,颇多江湖侠客之处,以戏曲绝唱闻名,美女陪客引人,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雅俗文化为名扬于视,但也明目张胆干着那青楼的勾当,

  谁让这聚满楼的势力人物是唐忠那。

  若说这聚满楼的戏曲如何?

  那你应该看看,这名角凤小蝶,和那小生,萧生一,那舞台之上,幕布一拉,顷刻,如痴如画,行家人都说,百年一遇凤小蝶,而萧生一就是这朵红花,最完美的绿叶。

  有多美?有多绝?

  这么说吧,唐家大哥,唐忠,为留住此人,不惜背负骂名,以赏识小蝶的唱艺,将小蝶的父母,接至偏府,实旨控制了凤小蝶一家人。

  唐忠此人已谨慎出名,只为了凤小蝶能留住聚满楼,为其填香加色,为自己树了不少敌人,其中一人就有唐二爷,唐义,

  唐义大哥此次,我来找你,是有一事相求。

  唐忠二弟何事,可直接说来,这可不像你唐义的办事风格啊?

  唐义没错,事情嘛,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不,偶然瞟得你那聚满楼,原来还藏有一世佳人,以前不曾发现,毕竟聚满楼,是大哥你的管势,还是要同大哥商量便是。

  唐忠哦?是哪位佳人,能入得了二弟的眼睛,二弟府上美女多的无数,还有这闲情雅顾?

  唐义呵呵,只因此人,美得我,一视三顾,难相忘也啊,正是你那聚满楼名角凤小蝶,

  唐忠一个转神,就料到唐义看上此人一定并非,庸脂俗粉,凤小蝶?不行,几乎一口回绝。

  唐义大哥,别啊,我也是你弟弟不是嘛?因为个唱戏的,何苦你我二人红脸那。不值得

  唐忠不是为了别的,只因知其弟弟贪恋女色,纵欲过度,弟弟说为其聚满楼里一人,唐忠就想到,是何原因。

  唐忠二弟,不是我不应你,你可知道那凤小蝶,大哥花了多少心思留在那聚满楼的,此人难得,也为聚满楼招其众多观客,为此名扬江湖,你今日说,你要掳了去,你这不是拆大哥的台吗?不成,不成。

  唐义也是心知肚明,能让唐义亲自来求,自己无法夺的,那一定是势力比他大,还很难搞的事情,唐义画风一转,

  唐义大哥多虑了,不像大哥想的那么严重,我只是看那凤小蝶,戏曲甚好,难得才貌佳人,想请我府上,为我独唱一曲,让弟弟也有荣光,至此一晚,另日必送回聚满楼,不让哥哥为难

  唐义虽话有软,但唐忠却知是何目的,不敢直面冒犯大哥,却也话语生硬,为其手段,大哥也是明其意,无法推辞,怎能为了一戏女,干戈了兄弟情义。

  唐忠最近听说二弟收刮了不少百姓,还抢了刘财主的千金,你可知那刘财主是何势力,你夜里睡得踏实吗?

  此话唐忠的意思是想警告二弟,做事太猖狂,小心灾难找与你,唐义心里哪能听进去,一下就知道哥哥的话变了意思。

  唐义哥哥话里有它意?二弟自小也没像今天这般求于大哥,没想大哥好似无义

  唐忠诶,弟弟错意领会,大哥是为你好,你应……好罢好罢,凤小蝶,与你去府上唱那么一曲,事了之后,将其送回聚满楼,不可多时。

  唐义看了哥哥的态度转变,一下也开了眉眼,

  唐义大哥,弟弟有求必应,唐家果然兄弟其名,谢过大哥美茶,告辞!

  唐忠见弟弟转身走了去,一口叹气。

  凤小蝶萧生一,我问你,台上如戏,我们此时此刻已不是戏中人,你可爱我?

  萧生一,一脸茫然平日台上做戏,情欢女爱,也只是戏中人,此刻凤小蝶这话,即在台下,又字字认真肯定,问的萧生一不知如何作答,

  萧生一小蝶,你这话生何意?我不知该如何答于你?

  凤小蝶这话我本不应该和你说,只因我身不由己,命运同戏,注定要唱一辈子戏,可我不想这样一生嫁给戏,我也想嫁于我爱之人,萧生一你可对我有些许情意?

  此两人在台上,搭配多年,如影若离,不成戏,早已是心心相惜,你情我意,只是你我都有一层薄纸,谁也没有先戳去,如今凤小蝶的大胆,萧生一也应鼓足勇气。

  萧生一小蝶,我知道你对我说的这些话,定有用意,也绝是出于你凤小蝶真心实意,可是……我……

  萧生一的一句犹豫,让凤小蝶心灰意冷,

  凤小蝶好啦,不用说了,我已经明白了,不能勉强,爱的本意,我也知道你萧生一肯定是爱我凤小蝶的,至少也有情有意,台下亦或台上,

  凤小蝶似乎眼角有泪,却也泪未敢夺溢,

  整理了下思绪,好似换了副荣面,转过的脸,浮与萧生一面前。

  凤小蝶好啦,好啦,刚才是说戏,要想成为第一名角的戏,不是那么好当的,你看我,这是一会儿咱们要登台的那出戏,你的台词还记得吗?

  萧生一我若爱你,台下如戏。我若不爱,从此我愿退出这戏台,其实这台上有你便有我,无我也是你的戏

  凤小蝶没错没错,就是这句,萧生一,你可要记得,无我也是你的戏,

  萧生一被这台下的一段对戏,对的是云里雾里,只能被对的含着热泪却无法流出的尴尬出不去。

  而随后,萧生一明白了这一切,唐家二少爷早就对凤小蝶有轻薄之举,与此同时凤小蝶收到了邀去唐义的府上读曲唱戏,那一去,凤小蝶心中自是明白其中唐二公子的用意,随后的一场戏却成了,他们真正的绝唱,凤小蝶在戏台上舞剑自刎,假戏真做,台下与萧生一对的戏词,也是凤小蝶最想对萧生一所说的话,那无我也是你的戏,只不过是让彼此忘了对方,

  第四段

  为师记得,当年,我与五大高手对弈只输其一招,那一场真的是惊心动魄,

  华山之巅,群雄之争,老僧,与其五大高手用剑最快之人,以剑一决,不分胜负,

  最后还是败了,

  许良平那师傅,你教我用剑的武功吧,想必能与五大高手对剑,师傅的剑术也极为精妙吧?

  许良平的师傅忍不住一笑,哈哈,师傅是吹牛啦,少林功夫里,没有以剑擅长的武功,更别说精妙了,你看为师何时,用剑在少林练过功夫,更何况,剑这样的武器,两面利刃阴险的极,也不符合少林的功夫使将出去,那与五大高手对剑确实真事,我只是把自己的武功理解用于剑上,可完全不是自己所想象,虽输一招,可对方也就只用了一招,哈哈,要说舞剑嘛,确实照那些用剑的高手差的远,你还需去找那些真正的高手去学习。

  许良平师傅,良平也在少林学武十余年了,可师傅总是说我,功夫尚浅,不易于人争胜负,高低,定然知道那江湖中高手如云,我只是想早些为奶奶复仇,学成那厉害的功夫。

  老和尚少林十余年,诵经何止千遍,仇恨过眼云烟,度一切灾难,何事不可杀生,伤人性命,你的仇恨,我可以理解,师傅已嘱咐你无数遍,没想也无法留于你寺前,

  许良平师傅教导,徒儿谨记耳边,只因我下山看见恶人血洗一片,奶奶惨遭可怜,那种心情,我终生难忘,如今的每一日夜里,我都想站在仇人面前,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无情的把我奶奶杀害,奶奶是从小把我带大,我与她的感情,胜过一切,她真的是一个好人,一个菩萨心肠的好人,可为什么好人却落得这般下场,坏人却蛮霸遮天,我实在不敢想,这个天下若没有人主持公道,那这个天下又付给了是谁的天下。

  老和尚看来为师能教于你的东西,已经教完,你既幼被托付少林,奶奶用心良苦让你成人,奶奶恩情大于天,多年后,下山看见唯一亲人的失去,让你仇恨无边,现在为师也只能应了你的请求,你可以下山了,此次下山为师给你些许忠告,希望你能用好,

  不可滥杀无辜,为人正义,度一切善恶,

  许良平一个深跪,双膝落地,硬硬的磕了三个响头,双眼热泪,良平,谢师傅告诫,永不忘师恩给予成全。

  老和尚师傅也是何其不舍,久久不能,放下徒弟的一跪三个响头,这一别就是天涯两界,

  老和尚好了,师傅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为师当年交手的五大高手其中一人,应该就在深渊竹林,江湖奉名,无面黑旗,此人剑术了得,造诣极高,可惜听说,走火入魔,一双眼睛练瞎了,现在只能困于深渊竹林,江湖传其邪恶歹毒,可此人,我多年前有过交集,并非江湖所说,你可以去找他,碰碰运气,

  许良平,师傅大恩,徒弟良平终身不忘,

  许良平又重重的扣了三个响头,衣袖挥泪,拜别了少林。

  许良平拜别了师傅,辗转来到了深渊竹林,

  竹林雾浓弥静,却也听得那鸟生美音,一幅仙林场景,最深处可见一竹棚,破旧不堪,漏洞多处,许良平胆颤的,拉开了竹棚的门,里面却无一人,正当要转身离开,只见身后一飞身黑影,一把宝剑已架到了许良平的脖子前。

  来者何人一声厉呵,让许良平不敢回头,宝剑上的银光,透着屋顶的漏光,闪的寒光照人,

  晚辈许良平,听说五大高手之一住于此处,前来拜师学艺!

  只见此人一笑呵呵,笑话,江湖传言不是我死了,就是我疯了,为十恶不赦的魔头,你还来拜师?谁给你的胆子?是不是别有用心?我手中的剑可听不懂假话。

  许良平你可记得了凡师傅,他说你剑法超群,让我来找于你,还说你为人侠义,江湖多传你诽言不可信。

  听过许良平的话,似乎让这位众人所说的魔头有了懈意,手中紧握的宝剑也从许良平的脖子上收于剑鞘,

  好了,我信你,别人不知,你若能提及那老和尚,我定信你,

  随后就是一生长笑,呵呵呵,那老和尚还是有情有意,还说我是为人侠义?你可不知,当年与我比武,非要一较高低,我诺他秘密切磋对势,那老小子剑法,真的是烂透了,一招就抵挡不住,呵呵,还说什么终有一日要和我再来较势,我都快死在这竹林里了,也不见他来找我,他让你来作甚?

  许良平前辈所说之事,师傅未曾与我提及,可师傅却是与我说过前辈侠义之士,当初一招输其剑下,也因师傅终生难以忘迹。

  一阵哈哈大笑那了凡老和尚,定不可能和你说,技不如人还偏要和我比试一事,有趣有趣,这样的求武之人也是武林中少见少见,若天下都如那了凡老和尚这般光明磊落,那江湖也是英雄侠士倍出之势,

  许良平那前辈,晚辈已经将身份和来意告知,前辈一定就是师傅说的,无面黑旗了吧?

  无面黑旗正是

  无面黑旗那老和尚有什么本事,让你个毛头小子来找我学武功?

  许良平前辈有所不知,晚辈出身不幸,自幼就在少林学艺,师傅便是了凡,一晃十余年,如同我父亲一样,教我知书写字,可这天下势恶难立,不能全靠知书写字过活,要有一身好武艺,才能逞风过雨,行侠仗义,

  无面黑旗好!没想到那老和尚,有你这个心怀侠义的小徒弟,真是他走了狗屎运,但即使这样,你小子想要在我这里学剑术,也不可能那么简单,我要看你有没有这个造诣天赋,

  许良平不管前辈有多严格的要求,我许良平不会放弃追随前辈的来意师途

  无面黑旗好,果然是了凡的徒弟,先去给我弄一坛美酒来,随后再说。

  许良平被这一句话给说愣了,

  许良平这……我身上也无银两啊?去何弄酒?

  无面黑旗酒不带来,你也别回来了

  许良平,被灰溜溜的赶去讨酒,

  走于山下,见一酒馆,许良平,拍头一想,这酒今天是必须要求得,身上确无银两,该如何得酒?

  想罢,硬着头进了酒馆,只见酒馆杂乱便处都是碎盘,座椅,

  许良平小二,你这酒馆是怎了?像是一副打斗过的场景?

  小二不瞒客观你说,刚刚镇上的唐燕刚来,教训了一个偷鸡乞丐,差点出了人命,

  许良平一听,吓得一跳,本想就小二不注意,顺其一坛酒便走,没想到有人先其一步,还差点被人打死,

  许良平那打人者,何在?

  小二刚走,

  许良平一听心里有了底,哦,打人者走了……

  许良平小二来一坛美酒,我要带走,

  小二好嘞,客观你的美酒,一两银子

  许良平小二,我和你商量一事,

  小二何事?

  许良平你先记住我的相貌,随后是我没有带银两,我叫许良平,日后必还你银子。

  说罢此话,一溜烟,抱着美酒跑了没影。

  小二听罢说完话,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跑没了影。

  心里却想,怎么又一个许良平?

  

  

  第五段,

  ,这并不应该是一场苦情戏,而是复仇者的选择。

  你现在有一个选择的机会,要么为痛失凤小蝶自责一辈子,要么选择,为其复仇,改变你的现在,这一切都不是你的责任,是唐家的过错,没有唐义,凤小蝶是不会死的,

  你愿意为凤小蝶做出选择吗?我只要你的灵魂。督尸命说道,

  原本和小蝶是一对鸳鸯的萧生一,因为唐义一事,小蝶自刎,被打击的再也无法唱戏,平日里台上如虹,今日台下烂醉,他自责,他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他悔恨小蝶问自己的话,自己没有听懂,如果他说愿意和凤小蝶厮守,可能两人已经蝴蝶美梦成真,可因为自己错说一句话,让小蝶走向了极端,选择了放弃活下去,

  纠其一句话,让自己无法逃脱那天小蝶说的,无我也是你的戏,这句话始终不能从萧生一的脑袋里出去,癫癫疯疯,酒醉清醒,嘴里念念不忘,

  而这时有人向萧生一伸出了手,

  那人好像从地狱里走出,来帮你做出一个决定选择,你既然站在了天堂和地狱的岔路口,我来拉你一把告诉你,这条路你不敢走的原因,

  督尸命萧生一?你不用回答我,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为何所困,为何失去了灵魂,可那绝对不是为爱,为情,因为你曾经拥有过,你说凤小蝶因为你的一句话,走向了死亡,那真的是大错,是因为命,你本就要和她分离,只是唐义为一个诱因,之所以他的出现才让凤小蝶离开了你的身边,你要做的不是怀念过去,而是为你的过去救赎,以前你可以是萧生一,但遇见了我,从此我让你成为,你自己灵魂深处的样子,想必你从未见过,只要你把灵魂交付于我。

  萧生一把灵魂给你,我就可以忘了过去?

  督尸命不,我不是让你忘记过去,我想让你走回过去,然后把过去的自己杀死,我有这个能力

  萧生一把过去的自己杀死……?

  萧生一陷入了沉思,可能让自己舒服些的办法就是杀死自己了,这样一切痛苦全了结,但自己又于心不甘,像此刻面前人所说那样,也是自己能做的救赎选择,

  萧生一把灵魂给你?

  督尸命当然,

  一切的选择都在于你自己,你想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实一个思维,一个转念,就可以超脱,没有人可以改变你的执念,只有自己,而督尸命,也从未改变萧生一,

  只是诱导了萧生一,献出了自己的灵魂,

  从此萧生一对凤小蝶的愧疚随从灵魂一同散了去,

  督尸命,说服无数人交出自己的灵魂,并没有用多大的本事,

  只不过是那个人,想用灵魂换一些东西罢了。

  督尸命,更能看穿人心,看透灵魂,知道这些人想要的是什么。交换的不过是,贪婪,欲望,和本不属于他们的过往。

  顷刻间,督尸命就取走了,所谓的灵魂,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内气,用来强大自己,当一个人的身体里充满着无数的怨恨,失望,和不甘心,那这个人,要么走向死亡,要么从死亡中重生,

  督尸命就靠这一路走来,所有人给的内气灵魂,让自己变的强大无比,

  要是常人像督尸命这般积攒内气,定然早就命归了西,可这就是督尸命的天赋,和吓人的地方,在泥潭中漫步,在死亡边缘歌舞,

  萧生一把灵魂尽数给了督尸命,自己却剩下了一个驱壳,而督尸命也没有让萧生一失望,从此萧生一成了督尸命的傀儡,

  行尸走肉一般,再也没有想起过凤小蝶,

  他人在其面前说过凤小蝶的名字,

  可萧生一总是回答凤小蝶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提及凤小蝶的人也全部死在了萧生一的剑下。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
熊田美羽的磁力链接与熊田美羽的作品 表情符号 猎奇吧 上野優華(上野优华 被一群饥渴中年妇女轮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