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芳奇谈录(二)-狐狸传

  群芳奇谈录(二):狐狸传

  1.她本是一只狐,自修成人形以来,每日浪迹于金陵城内,因倾慕人间风雅,渐渐学着识文断字,后来文采斐然,便开始终日与说书人为伍,与文人墨客结伴,或卖字作文,或观花修竹,好不自在。

  她自号晏如先生,写了许多文章,悟了许多禅机,时至今日,却依旧写不好一个情字,依然参不透这人间风月。

  风花雪月是什么呢?曾经在她看来不过是话本戏文里那些才子佳人之间俗到不行的故事,直至有一天,她遇见了他。

   2.在旁人看来,他的眼里没有千万种风流,眉心没有那一颗摄人心魂的朱砂痣,身形修长却算不得玉树临风,也许人间有比他更好的男子,可是只有在初见他的那一瞬间,她长久而孤寂如水的生命里第一次像南风过境一般温润,那一刻的怦然心动对于她来说,清高自傲、一千三百年的修行乃至位列仙班都不重要了;也许恰巧在与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让她误以为,那是他周身的光芒。可是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天,她遇见了那个人。

  她再也忘不了他的眉目了。第二次她尚在茶馆里与人津津有味地论道,余光瞥见恰巧经过的他,便一路尾随他去了他的村子,在心里编排了千万个接近他的理由,在一个傍晚轻叩他的门扉。

  门开了,妃色残阳撒在他身上,像一幅画,被她藏在心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那是一个清瘦而修长的身躯,她觉着自己与他相比体态有些丰腴了,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体态的姑娘,会不会抱不动自己呢?

  小女子省亲途中至此,如今已是日暮时分,暮色苍茫,不便继续赶路,能否借宿一晚?

  那时候她还是不大懂人间的规矩,不知道身家清白的女子盼头露面都不应该,更何况是要求留宿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混迹于市井也从来不会怕遇上十方恶霸,一直以女儿身示人。对于心术不正者她只要勾勾手施个咒对方就会视她如无物,遇不上什么危险,她不是那种靠吸男人精气神修炼的妖狐,从来不会害人,云游的道人僧人遇上她也不会有心害她。

  但这样终归还是不太妥当的,当然,如果是贪图美色的人对这样的艳遇自然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可是狐狸喜欢的少年郎怎会是这样的淫贼?他当然也会喜爱美色,这是人之常情,但他是清风明月般的正人君子,对于美人发乎情,止乎礼。

  好在他没那么迂腐,性子一向有趣,也没有摆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妥云云的废话来赶她走。反倒眉眼弯弯地问她:姑娘一路尾随我至此,就为了这件事?

  狐狸都有天生的媚态,她也不脸红,七分娇媚,三分清澈,启唇不紧不慢吐字,楚楚可怜:那么郎君可否收留奴家呢?

  自然。且进来罢。

  同他闲谈后才晓得,他父母在他小时候就不在了,他是由姨母一家养大的,长到十三岁才回到父母留下的旧屋里来,一边教着地主家的学生以谋生,一边苦读圣贤书考取功名。几度路过金陵城内,皆是去拜访姨母。他父母留下的房子就是晏如狐狸进来的这间了,这房子已是经年失修,再加上屋子不大,也算得上是陋室了。

  今晚你就睡在榻上,我在厨房的地上铺了稻草来睡即可。

  她作为一个狐狸,再加上那时候入世不久,心思算得上很是单纯了。她就偏偏信了话本里随便一个名门望族的小姐喜欢上贫寒书生两个人只要一相遇就一见钟情至死不渝的故事,以为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一定能和那个人白头偕老。后来才晓得,原来人与人之间是讲究两情相悦的,并不是随便两个人都能互相喜欢,一见如故。

  她觉得自己鸠占鹊巢很不好,还要害他睡地板,他们人类身子骨弱得很,若是染上风寒便不好了。

  不必不必,我觉着咱们俩同床共枕肯定是不可能的,你睡榻上吧,我一向不怕冷的,也不嫌弃地上硬。

  一来你是宾客,二来你是女子,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你就当我既不算宾客,也不算女子。

  你这个人怎么胡说呀。

  我没有胡说呀,你这么瘦,睡地上小心硌得骨头疼哈哈哈,而且厨房里都没有窗子,半夜有鬼呀怪呀的呢怎么办?

  他不假思索正色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更何况,我胆子大的很。随后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抖了抖腿,笑:莫不是你自己在这里怕晚上有鬼吧?

  当然不是。你真的不怕鬼吗?

  哎呦,我不怕呀,这有什么好怕的?

  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听完别害怕啊。我是个狐狸。

  他听她说完依旧不为所动,她觉得他肯定是以为这是玩笑话,于是将尾巴亮出来给他看,烛火摇曳,她借着亮光看到他脸上仍然没有半分畏惧,反而笑了:那你要做什么呢?

  你不怕么?你和你讲啊,我不害人的,我来人间就是图个好玩。你是读书人,晓不晓得市井上流传的《高阳志》,那个便是我写的了。我除了写写画画,从来不做坏事。

  他好像有点惊讶:久仰‘晏如先生’大名,只是没想到竟是个女子,更没想到…

  没等他说完我便打断了,掏出一锭银子来递给他:好啦好啦,我觉得你这地方还不错,比客栈要好多了,准备长期住在这里了。我是个狐狸,没什么可避嫌的,你莫要看我是个女体,其实我想修炼成男子也可以的啦。还有,不白住的,这钱给你,可以吧?

  他沉吟了一下,还没等他拒绝,我便化作狐形在榻上的角落里一副睡着了的姿态。结果这个死心眼的,硬是在稻草上睡了一宿。

  3.暮暮朝朝,朝朝暮暮,她与他愈发熟络了,晏如狐狸发现他这个人呀,对于陌生人和熟人明显不一样。对于陌生人总是笑盈盈的彬彬有礼,对于熟人却是一点距离和隐瞒都没有,想发火就发火想笑就笑。

  他同她讲的每一句话她都觉得很有趣,她也将自己知道的奇闻怪谈说与他听,每次见他笑那颗狐狸心都满足的不得了。

  她每每有得意之作都要给他看上一看,看他点评颇有几分指点江山姿态。有时候他挑灯夜读,她就在一旁端茶倒水,红袖添香。她想,他这样的人呀,早晚都是要蟾宫折桂的,就在心里暗暗窃喜。

  他在金陵金玉斋里看上了一件古董——当然对她而言不算是古董的,她便买来赠与他,哪怕她自己身上也没有多少钱了。

  她有时候很是聒噪,一直讲话,每当那时候他基本就不理她了,然后她就就会气呼呼地捏他的脸。每次他都用笔打开她的手,告诉她男女授受不亲,她却仍然嬉皮笑脸的,下一次还是会死皮赖脸贴上去。

  有一天一个妙龄少女来找他,黑黑的圆脸上涂脂抹粉,穿金戴银的却很俗气。头上插着一朵阡陌旁采的野花,看到她便一脸不善:你是谁?

  我都住在这里了,还能是谁呀。倒要问问,这位妹妹,你是谁呀?

  那张本就不好看的脸扭曲了:哼,谁是你妹妹了!住在林哥哥家里就耀武扬威吗?不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呢,又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住在这里又怎么样?我同他十几年的情谊不说,就算他不喜欢我,还有阿环姐呢!你算哪根葱!不要脸,破鞋,哼!

  晏如狐狸脾气还是很大的,上去就给了她一个耳光,黑脸姑娘哭着跑开了。

  黑脸姑娘前脚刚走,随后他就回来了,一进门便问:今天来找我的那个丫头,你打他了?

  她先骂我呀,骂的可难听了。真是的,恶人先告状。

  我回来的时候碰见她了。那个是我表妹,就是我姨妈家的孩子。

  也就是那天,他第一次一脸严肃同她说:你住在这里真的会让别人误会的,要不你走吧。

  她仍然一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样子,学着他往日的神情笑,还抖了抖腿:别呀,等你什么时候要娶那个阿环了,我再走也不迟呀。

  他一下子就笑了,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的,听到她的名字就乐了:我表妹同你说的?

  她点点头,然后听他讲他和那个阿环的故事。

  当然他原话每字每句对于这个环姑娘褒赞不已,对于环姑娘做的荒唐事也都一一解释了。后来她还在村子里打听了一下这位住在村东的环姑娘,觉着真心没他说的那样好。

  这环姑娘本是一娼妓之女,她母亲一直没能离开青楼,一来因为年老色衰不怎么有接客的机会了需要银子生存,另一个也是不希望她和自己一样一生在烟花之地身不由己,便把她卖给了村东一个一把年纪死了老婆的屠夫做媳妇。这环姑娘生性轻浮而又美貌异常,十分喜欢沾花惹草,淫态浪言连娼妓都自愧不如,屠夫在的时候就不大老实。没两年屠夫死了,环姑娘对屠夫的娘自然不好,屠夫的娘一把年纪敢怒不敢言,眼睁睁看着环姑娘身为一个寡妇却四处留情,凡是瞧得上眼的都带回去云雨一番。然后…晏如狐狸心悦的这个少年,也瞧上她了。

  环姑娘也曾暗示想与他春风一度,可是他是个正人君子呀,便拒绝了。此后一直痴恋这环姑娘,无果。

  她很好奇,是怎样的沉鱼落雁,美艳无双,哪怕品行不端也让他这样痴心不改。或者说真的是因为美貌吗?美貌又怎么会比得过她一个狐狸。她同他讲:你带我去看一看那个阿环呗。

  他板着脸拒绝了道:没必要。我只不过是曾经不懂事罢了,才爱慕她的美貌。你不要去打扰她。

  不是只因为她好看吧,长得好看的多了去了,你要是贪图美色的人早就日日出入风月场所了。什么怡红院呀翠香楼呀,我都进去过。

  我喜欢她的性子,很直爽。

  狐狸没再搭话,而是暗暗思忖,就算我是傻子也看出来了他还是挺在乎那个环姑娘的,干嘛跟我说不在乎了还让我不要去打搅她?他是怎么想我的呢?防火防盗防狐狸?

  后来她同他说:你若是喜欢那什么环姑娘,就该同她表达你的心,何必非要逼着自己放下呢。你看她曾经也同你很好吧,甚至差一点你们就那啥了,也许她也很喜欢你呢。你这么好的人…我觉着她会喜欢的。古时候夏姬尽管风流成性,然屈巫同她言道‘归,吾聘女’而后二人真情流芳千古…

  他摇了摇头,道:你只是只狐。

  也就是那时候,她的幻想破灭,他与她的亲密,也许并不是因为喜欢,而且因为他从来都没把她当成女孩子,而且一只狐狸。

   4.他同别人都是温文尔雅温润如玉的,却独独对 她,很容易恼。她开他玩笑开的紧了或是做了什么他不满意的事情,他都会面露愠色,然后不理她。

  最初我她只同他冷战,但后来她发现,她不理他,他也不会来理她的。从来只有被偏爱的那一个才有恃无恐,她又算什么呢?自讨苦吃?不自量力?

  所以后来,每每惹他生气了,狐狸就一直缠着他哄,放下所有的高傲。

  她觉得,自己当然可以把他睡了,那样也不枉她的一往情深,那样的话他肯定会永远记住我的。可是,他太洁身自好,她太自命清高。

  她亦想用他的肋骨来酿酒,百年后醉的有血有肉。

  她们狐狸,自然与人不同,并不会纠结于那些所谓的贞操。所以并没有怎么觉得环姑娘是香艳荡妇而看不起她,反而在心里为她洗白,也许她就是世间风流客而本性并不坏,那样才能配得上这个白白净净的少年。尽管这样想,狐狸很不喜欢环姑娘,没有原因。

  狐狸的想法也很卑微,既然他喜欢她,狐狸愿他与她成就一段佳话,只要他长乐长安。

  她去找了环姑娘。真真是一美艳佳人,眉目间自成一派风流,肤光胜雪,媚眼如丝。身姿纤若无骨,容色闭月羞花,可谓世间倾城色。

  她真的觉得她很好,甚至自愧不如,嫉妒也羡慕。其实,无论才情还是美貌,甚至是媚态,环姑娘哪里如她呢?

  我同她说:你可否记得村南一个贾氏少年?就是一个孤儿,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她心里还有千万个形容他的语句,譬如说他的眼睛有些小却很狭长有神,走路明明是好好走的却总是让她觉得走一步晃一下,也许是因为太瘦了吧,但是越是这样越是风姿绰约。脸的轮廓很是分明,如果用一句诗来形容的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她点头说记得,问找她什么事。

  狐狸深吸一口气,不去看她,道:他很好,比你想象的要好。他痴心于你很久了,也许是从第一面见到你吧。而且他不知倾慕与你的美貌,更喜欢你的性格。我并非凡人,观摩过他的命数,日后定能功成名就。愿你莫要辜负他,和他在一起于你也是一个好归宿。你同他在一起,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金银财宝,甚至长生不老,都可以。只要你答应我。

  她道:你若能让我长生不老,我便答应你。只是你如何让我相信你?

  我露出了尾巴,她一脸惊恐,指着我说不出话来。我将尾巴隐了回去:你该知道,你必须答应的。倘若日后反悔,我也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我答应你,你别杀我,而且……让我长生,青春永驻。

  好。只是这是逆天改命的事情,我能力有限,可以让你长生,却不会是寿与天齐。

  她思索片刻:那也很好了。

  与他在一起后,不要再碰其他男人,我已经在你身上下了封印,直到他死,你都不能再同别人暧昧不清,否则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如何?

  她颔首,算是同意了。

   5.她以千年修为炼做丹药,千年修行毁于一旦,虽然还有人形和灵力,却如同新生的孩童一样弱小,距离位列仙班更加遥不可及。而后,她悄无声息离开了,将自己的尾巴割下来留给他。依旧没有选择出世,而是倾尽毕生才华与真情,著书讲了他们之间的故事,没有署名。

  而后,绝情断念,抽刀自刎,魂飞魄散,连转世为人的机会都没有留给自己。

  6.大梦千年,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天边那一轮圆月依旧清辉不减。

  她用了一千三百年想要位列仙班,却因为用了三年爱他,将一切摒弃。那些风花雪月于她而言,镜花水月般,空洞而冰冷,如同她一样,灰飞烟灭。

  金陵有坟,墓志为狐。后人说,坟中贾氏,一代忠臣,终身未娶,孤独终老。

  坟中有一书卷,一书信。

  没人知道书卷里讲的什么,也没人知道那封书信写了些什么。

  那些尘封在岁月里的故事,只有亲手埋葬他的环姑娘知道。狐狸走后,她表明要嫁给他,他却直接拒绝,然后疯了似的打听狐狸的去向。十年过后,她听到了书里广为流传的故事,尽管不识文断字,还是一路打听着,将书买来给他一阅。

  读罢,他掩卷恸哭,尽管勉力抑制,却还是止不住大恸。

  后来他身居高位,却终身未娶。

  后来她青春永驻,却终身未嫁。

  老来他孤身一人衣锦还乡,死后她将他埋葬。

  一抔黄土,一切归于虚无,

  至于金陵坟中的书信,如下:

  晏如姑娘:

  见信如面,见字如唔。

  此生将尽,去日无多,未能相见,叹叹!

  思及此,掩面恸哭不止,犹记当年日薄西山,卿轻叩门扉,笑靥明媚,妍资艳质。愿来生与卿复相见。若再见,愿归,吾聘汝。

  卿不知九华帐深夜悄悄,长相思复长相忆,夜夜不能寐。

  亦未见群燕辞归雁南翔,心悦君兮君不知,岁岁思欲绝。

  只悔,卿离去,方发觉,卿,吾之挚爱也。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安达亚美HJMO-425.mp4_无马高清磁力 BT磁力列表 教师节给老师的信一亲爱的沙沙老师 王者荣耀花瓣小尾巴的樱花符号 漂亮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