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棋子丨梦碎

  琅琊令之棋子丨梦碎

图片来源于网络夜已深,几颗小小的星星在这片浓黑上一闪一闪。

  谭梦站在天台上,不由得看痴了,她的目光入夜,思绪却飘远了。

  斯利,你终究,负了我们的誓言。

  1

  小梦,你来了。男人的食指一下一下点着桌面,你迟到了。

  抱,抱歉。谭梦脸涨得通红,语无伦次。她偷偷看着男人和他大腿上穿着暴露的女子,酝酿着措辞,路上有些堵,所以……

  好了。男人嘴角微微上扬,来了就好。小王,你先出去吧!

  小王不情愿的从男人腿上跳开,拽过扔在沙发上的风衣,披在身上。边利索地系扣子,边吐出几个字:滕教授,答应的事儿,您可要帮人家搞定哦!

  哈哈!滕教授爆出爽朗的笑声,知道了,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小王抛回一个媚眼,一扭一扭地走出房间。

  满是暧昧气息的房间突然安静下来。谭梦盯着脚尖,不知如何开口。

  想好了?滕教授的声音突然把谭梦从游离中拉了回来。既然来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

  来,靠近点。

  谭梦感到自己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颤抖着,一步一步挪到滕教授的旁边。

  滕教授抬起谭梦的一只手,俯下身靠近,深深吸了一口气:小梦,今天的你,格外迷人。

  2

  谭梦时常想起第一次去滕教授办公室的情景。

  完事之后,滕教授曾提出送送她,顺道去她住的地方看看,被她婉拒了。

  离开办公室后,谭梦独自走了许久。她的脑海中一遍一遍闪现着刚才丑陋的一幕幕,再也忍受不了,蹲下身,放声大哭。

  谭梦曾无数次独自走夜路,她从来不怕,因为只要回到家,路上的一点紧张就被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可是那天,风像张牙舞爪的恶魔,不断撕碎她的发。

  回家的路,那么冷,那么长。

  那么黑。

  谭梦明白,这样的不堪,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手机铃声突然急促地响起,谭梦手忙脚乱的把手机从包里掏出来。一直闪烁的屏幕却不是那个人的名字。

  许久,谭梦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油腻的声音:小梦,到家了吗?今天你表现不错,过两天我们……

  啪!谭梦用力按掉电话。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把眼泪抹干。

  夜,如此静谧。

  3

  梦,回来了?谭梦一开门,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空气仿佛因为他的声音也暖了起来。

  怎么样?斯利另一句话让她清醒过来。

  我……谭梦抬起头,看着爱人,他的眼睛和初见时一样迷人。谭梦突然有些胆怯,嗫嚅着:挺满意的。

  那就好。斯利搂住谭梦的肩膀,向屋内走去。

  经过洗手间的时候,斯利拉开门,对谭梦温和地说:请吧,我的女士。

  如果能一直这样,多好。谭梦走进洗手间,转身踮起脚尖在斯利的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

  谭梦拧开花洒,雾气慢慢氤氲了整个房间。她怔怔地盯着细碎的水花,突然抱住头,冲进激流中。

  她用力搓洗着自己的每一寸皮肤,反复蹂躏着被蹂躏过的地方,直到皮肤泛了红。谭梦看了看滑稽的自己,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梦,洗好了吗?斯利的声音夹杂在水花中,有些虚无。

  哦!马上!谭梦关上花洒,大声回答。

  用不了多久的,谭梦暗暗对自己说,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成为斯利的新娘,只要这些事情都过去了。

  她从柜子上拿起白色的浴巾,围在身上,想象着自己身披婚纱的样子。打开门,缓步向卧室走去。

  这么久。斯利不满地嘟囔着。

  臣妾知错。谭梦调笑着,掀开被子,钻进被窝,紧紧贴着斯利。

  好像,暖和了一点。

  4

  臣妾知错。

  这四个字恐怕是谭梦和斯利在一起时最常说的了。她不知道斯利到底哪点好,可是,她爱他。

  斯利说:这道菜做的不好吃。

  她说:臣妾知错。

  斯利说:这衣服怎么没洗干净啊?

  她说:臣妾知错。

  当斯利抱紧她,在她耳旁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

  臣妾知错这四个字竟然无法给出斯利想要的答案,谭梦的心突然钝钝的疼,但是她说:好。

  因为,是斯利啊。

  所以,不想让他难过。

  谭梦抚平了斯利的眉头,温柔的说:我答应你。

  斯利激动地把谭梦抱起来转了个圈。事情过后,我们就结婚吧。沉浸在幸福感中的谭梦感觉斯利瞬间的停顿。

  许是自己太重,斯利抱着太累了吧。

  臣妾知错。谭梦轻轻拍着斯利的肩,让他把她放下来。

  5

  学校里没有几个人知道谭梦和斯利的关系。毕竟,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的美女学霸和臭名昭著的挂科王会在一起呢?

  谭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和别人眼中的白马王子在一起。

  咱俩在一起,低调点,不然对你影响不好。斯利的话给激动万分的谭梦泼了盆冷水。

  所以,他们一直很低调。

  两人的关系,没有人知道。

  当谭梦回到家,跟斯利抱怨滕教授色眯眯的眼神,恶心的故意触碰,斯利你知道吗!他竟然约我单独去办公室!时,斯利眼睛里有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斯利把谭梦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脊背,轻声安慰:别太在意了,咱俩不是好好的吗?

  嗯!谭梦用力点头,两个人马上就要毕业了,找到稳定工作就可以结婚了。

  她以为,顺理成章。

  每天回到两个人的小家,感受着这份简单的温馨,谭梦觉得,未来,也不是很远。

  直到有一天,她回到家,斯利没有像往常一样迎上来,却红着脸,跟她说:梦,我成绩太差了。可能毕不了业。咱们还是……

  分手吧!斯利吐出这三个字,突然松了一口气。

  谭梦错愕的看着斯利:不!她第一次反抗了斯利。

  可是,也不是没有办法。斯利话锋一转,有些犹豫:但是,要你……

  要我怎么?谭梦不解。

  斯利在她耳旁说了几个字,震惊、羞耻、厌恶的感觉从谭梦心里腾地升了起来。这样真的能让你毕业吗?

  一定能!

  6

  小梦,在学校吗?到我这来一趟。

  好的。谭梦用甜腻的嗓音挂掉电话。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谭梦觉得这个计划实施的太久了,每次之后,男人趴在她身上喘息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个没有知觉的石像。

  斯利却说:梦,你要像你平时对待我一样,乖巧、听话,他才会上钩。

  可是……

  做戏做全套。斯利吻了吻谭梦的额头,我们就快成功了。

  当谭梦发觉滕教授越来越离不开她,甚至信誓旦旦保证说要和妻子离婚的时候。斯利终于说:最后一次。

  她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办公室,做出娇羞的样子走向滕教授的座位。小手主动轻抚滕教授脸颊的时候,滕教授眼里闪着她从未见过的光。

  像是饿狼看见咫尺的绵羊,滕教授卸下在学生面前道貌岸然的样子,把谭梦扑倒在沙发里。

  谭梦一面机敏地回避,一面祈祷着斯利快点来,好结束这场耻辱的游戏。

  咔嚓!咔嚓!突入起来的闪光灯亮起,谭梦用力推开滕教授,一把扯过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风衣,利索地系着扣子。

  她想快一点,再快一点,一分一毫都不想让斯利看到她这么丑陋的样子。

  滕教授佝偻着腰,有些错愕:小梦,你?

  真是精彩啊!斯利边端详着相机,边走进来。冷笑道:想不到我们仪表堂堂的滕教授,竟然和自己的学生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

  精彩,真是精彩!斯利大笑,目光飘过谭梦,落在还在费力穿裤子的滕教授身上:不如,我们谈笔交易如何?

  7

  当谭梦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她才明白,爱上斯利,是她犯得最大的错。

  可是,甘之若饴。

  她摸着自己的小腹,几个小时前,那还有一个生命,可是……

  谭梦冷哼一声:自作自受。

  交易结束后不久,谭梦发现斯利对她冷淡了起来。下课回到家,很难再撞到那个温暖的胸膛。

  直到有一天,谭梦在校门口拦住斯利:斯利,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斯利打开她的手。

  我怀孕了。谭梦酝酿着措辞,快毕业了,我们结婚吧!

  谁说要和你结婚了!斯利脸色铁青,目光像是回避什么脏东西,你跟他那么多次,这孩子难道还能是我的?

  可是。

  斯利没有给谭梦说下去的机会,转身大步离去。

  尾声

  斯利,你老是对着天空发什么呆呀!

  我在想,等我们以后老了,变成两个星星。你一闪,我就知道是你。我一亮,你就知道是我。

  风穿过谭梦的发,她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在慢慢抽离。

  斯利,我要先变成一颗星,等你。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棋子

  无戒365天日更营 写作训练第31天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喜欢做贪官情妇的女人们
·情感故事 宿命里,你是我心底深深的痛
·情感故事 熟女:做爱时插进来的那感觉
·情感故事 老婆出轨健身教练
·情感故事 老公搞外遇 我该怎么办?
头条女神大全大槻响大槻ひび 男性养生保健大全 逢沢はる作品下载 铃村爱里 成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