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进慢出让你看个够 你个冤家弄得人家好重啊

  慢进慢出让你看个够 你个冤家弄得人家好重啊

  308天了。

  他蹲在地上用手在地上加了一道,抬起头看看上面的缝隙,有弱弱的光线穿过来,抽屉里的天也算亮了。

  他被关在抽屉里300多天了。

  不,也不能说是关,毕竟是他自己主动进来的这个地方。

  他遇到抽屉主人的时候,很是狼狈。

  刚刚和恋爱4年的女朋友提出来分手,他觉得她越来越不懂事,越来越不温柔;因为一个工程失败,被领导骂的狗血淋头,工作也要弄丢了;父亲打来电话说医院催促交母亲的医药费……一切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死了吧,死了什么都不用管了。死了再也不用看别人轻蔑的眼神,再也不用听别人嘲笑的语气,也不用再和不喜欢的人说话了~~死了吧,死吧~”

  走在路上的他,像条狗,耷拉着尾巴,脑子里乱七八糟。

  “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这条狗,不,这个人前面。

  人影背着光,感觉面前是一身黑衣从头裹到了脚。

  他努力睁着眼要看清来人的模样,却怎么努力都看不清,就感觉这个人长了一张太普通的脸,普通到可以是人群中的任何人。

  他摇摇头,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继续向前走。

  “你的母亲还在等你呢。”那个影子开口说话了。

  他有些惊讶,转过身,“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我说了,我可以帮你,你的所有事我都知道,比如你刚刚丢掉了工作,还被领导批评了一顿……”

  “别说了,你怎么帮我。”他打断影子的话。

  “很简单,你将你的身份给我,从今天起,我代替你而生活,帮你把所有难题都解决掉,我就是你。”影子悠悠的说。

  他努力寻找影子声音的出处,却徒劳无功。

  “你代替了我,那我呢?我去哪里,又怎么生活。我还可以回来吗?”虽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失望,但他还是留恋于这个世界那些点滴的美好。

  “你会去往我的地方,过你自己的生活。当然我会保证你的生活质量和环境比现在要好。关于是否能回来,也许吧。”

  “也许?!”他不解的问影子。

  “直到有人能发现我不是你,并且坚定的认为我不是你,你才可以回来,而且你回来后还可以坐享我帮你获得的所有东西,以及我用来感谢借用你身份、时间的无限财产。”

  听了影子的话他愣了一下,诱.惑很大,但是他有些担心。

  他们会记得我原来的样子吗?

  之后,他就被带来了这个狭窄的地方。

  他也不知道那个影子给他施了什么法,就把他关到了这个小小的抽屉里。

  抽屉虽然小,如那人所说里面什么措施都一应俱全,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甚至连模拟真实天气的科技都具备。

  刚来的那些天,他过得很惬意,想睡睡,想吃吃,不用去担心上班迟到,也不用费心那些乱七八糟的社交活动,也不用听老板那些絮絮叨叨的批评……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只记得刚开始的几天,外面的那个人会来这里给他汇报每日的事情,后来见他不甚在意,便也不再多说,只是每日来这里送一些生活必需品。

  那日,在外面人送东西时,他无意间抬头看了看,看着外面的人,不,那应该是他自己。

  因为太像了,就连脸上的痣都分毫不差,一种恐惧忽然从脚底慢慢渗入到每一根发尾。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呢?”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等到有人发现我不是你呀。”外面的人轻描淡写,然后就是沉重的关门声。

  “那我在这里呆了多久了?”他趁着外面的光还没有消失,颤抖尖锐的声音在抽屉里来回旋转。

  “50天。”

  啊,这么久了?

  他呆坐在沙发上。一种空虚感从心底窜了出来,慢慢浸透他的身心。

  “我想出去了。”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小声的说,像是对外面的人说,也像是对自己说。

  从那天起,他就开始计算自己的时间了,就像是在记录自己剩下的日子。

  日子一点点的流逝,地板上的划痕,一点点的增多。

  独自一人带来的孤独感越来越强烈,那些快乐的回忆开始慢慢回到他的脑海里,他想回去的感觉也越来越强。

  

  而且最近些天,他总感觉周围和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感觉周围的空气也变得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直到92天的时候,抽屉里进来了一位姑娘,他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

  自己变小了,180的他站在164的姑娘面前,竟然只到了她的肩膀处,就像一个没有张开的小娃娃。周围的一切也都跟着变小了,房子呀,树木呀,都变小了很多。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放我出去吧,我要出去……’”他开始推抽屉的门,颤抖的吼声在狭窄的抽屉里回响。

  “大哥,别推了,你又推不动。”新来的姑娘开口了。“况且外面有那么多抽屉,谁知道是谁再喊。”

  “你刚来,你知道什么。”他有些歇斯底里。

  “刚来和来得久有什么区别,都是自己的选择呀,既然是选择自然就会有代价呀。既然来了,还说什么后悔。”

  姑娘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这样把他的愤怒压了下来,对呀,都是自己的选择,后悔有什么用。

  “你很幸运了,你看看,你还有我陪着呢。你应该感谢外面的世界有那么多和你我一样的人,这里的抽屉才会被装满,我才会被暂时放到你这里。”姑娘笑着对他说。

  “外面墙上的抽屉都满了?”他有些惊讶,那数也数不清的抽屉,竟然都住满了人。

  姑娘点点头。“这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呀,最起码在这里,你看,我的腿是好的呀,我也不用在意你这个陌生人的眼光。”

  “你不怕吗?你看我现在已经比来的时候小了很多,也许有一天我就要消失了,你也会消失的,你不怕吗?”他平静下,问对面的人。

  “要不,我跟你说说我的一条腿是怎么没的吧。”姑娘没有直接回答他,

  “它是在我婚礼那天丢的。

  那天我穿着洁白美丽的婚纱,甜蜜的站在礼堂上,可对面的那个人说他不愿意,然后就走了,丢下一头雾水的我。

  奇怪的是,我并不痛苦只是觉得很尴尬,周围的人也很尴尬。

  那时我觉得自己是一条通体绿色的虫子,匍匐在地上,嫩绿的颜色让人恶心,丑陋的样子让人恐惧。

  周围充满了同情和嘲笑的声音,它们说:你看呀,她被丢下了,好可怜,好可怜;你看呀,她一定是干了什么缺德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被丢下呢……

  我看着周围,觉得他们才是当事者,而我不过是一个旁观的令人讨厌的虫子而已。

  所以,我也决定逃跑,可惜我是个没有眼睛的虫子,没有看到路上飞驰而来的汽车。

  我倒在地上的时候,突然想笑,心想这下更像一只虫子了,一条丢失了腿的虫子。

  我想过去另一个世界的,就是担心我的父母,怕他们受不住我的离开。

  所以当另一个我出现的时候,我就决定来这里了,能有别人替我快乐的活下去,珍惜我的时间,陪伴在我至亲的身边,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那你恨他吗?”他试探着问。

  “他?你是说那个逃婚的人呀?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拳利,爱情本来就是两人的事情,一个人的算什么狗屁爱情。你努力穿上铠甲,手拿长刀,劈山填海,别人轻飘飘的一句山海不可平,你就等于完全歇菜。难平的哪里是山海,分明是人心。”姑娘低下头,扣了扣自己的指甲。

  幸福的人千篇一律,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那你不怕自己被完全取代吗?”他又问了一遍。

  “怕呀,害怕自己就这样默默无闻的一生,连一个记得自己的人都没有。但是想想也没关系呀,如果真的会被遗忘,就算在世又有什么可珍惜的。我相信,会有人记得我是谁的。”姑娘对着他,也像是对着自己狠狠的点了下头。

  抽屉里多了个人,也就多了一份快乐,日子开始有了一些色彩。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姑娘来的第15天,外面的人就告诉她要搬离出去了。

  外面的人没有说姑娘搬去哪里,是现实的家,还是另一个抽屉。

  姑娘走的时候说:“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应该什么都想明白了,所以别的我就不说了。希望你可以离开。大哥,加油!”

  他看着自己又小了一些的身体,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是点点头。

  日子又回到了一个人,抽屉里的味道也越来越污浊,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出去了。

  今日外面的人归来,穿了一件崭新的西装,胸口别着一朵花,上面写着新郎。

  他不敢问新娘是谁,既怕是那个人,又怕不是那个人。

  “你放心,不是她。她来找过你,被我拒绝了,我可不想再多一个风险在身边。还有,她好像离开这个城市了。”仿佛猜透了他的心思,外面的人说道。

  “不过你们当初怎么就分开了呢?我看的出来她很喜欢你呀。”

  “你的,不,应该说我们的父母都觉得我成熟了很多。妈妈倒是说过我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是病人的感觉,有几个人会当真呢。其他的人,好像都没有看出来我们有什么不同呢。”外面的人继续说,像是在挑衅。

  “嗯,那就好,请务必照顾好我的双亲,谢谢。”他无心争论,对着外面鞠了个躬。

  就如姑娘所说的,能有人代替自己积极努力的活在世上,比自己更珍惜身边人,比自己能更好的照顾自己在乎的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只是心里难免有这些不甘心。

  门又一次关上了,他在地上,又加了一条线。

  无数个抽屉里的日子一如既往。

  “抱歉,我的一只耳环找不到了,不然我们可以早点出门的。”多琳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丈夫乔说道。两人结婚已经十年了,没有孩子,在婚前他们已经有过约定,但最近乔似乎改变了主意,为此两人也争吵过几次,但最终还是坚持着原来的约定。

  多琳是个矮小的女人,年轻时因为容颜清秀,也有过不少的追求者,可他最终选择了乔,一个相貌普通,头脑灵活,工作卖力的男人。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没错,婚后乔的事业一路攀升,她也做起了家庭主妇,每天只需打扫房间,买菜烧饭,等着丈夫回家便行。这样的日子一度让周围只能靠自己努力奋斗的女性朋友很是羡慕,可时间长了大家也不再提起这个话题,渐渐地都淡出了她的世界。

  

  多门前乔发现多琳今天的嘴唇格外鲜红,眉毛也又长又浓,有些发福的双颊上也多了两块淡色的红。他不禁皱起眉头。多琳很久没化妆了,可最近不知怎么的,即使在家中也依然浓妆艳抹。由于平时不太出去见人,她也很久没有添置新衣服了,几年前买的还九成新的衣服现在穿在她身上,总担心会随时绷坏。

  乔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今天也是如此。按照以往的习惯,多琳每次都会开车送他到火车站,她是一个生活极其自律的女人,像今天这样耽误了时间还是第一回。“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准时送到的。”多琳说着,踩着油门的脚用了用力。

  “嗯。”乔心不在焉地回了声,他现在没有心情去考虑火车会不会赶不上,他满脑子想着失联的希拉。她是他的情妇,他们原本约定一同去他出差的地方私会,然而今早,他联系了几次都没有回应。她又在耍什么花样?为什么一直不接手机?难道她又想给我什么惊喜?还是压根儿没起床呢?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车子猛烈地摇晃了两下,乔从沉思中惊醒,看见车缓缓地靠向了路边。

  “见鬼,好像爆胎了。”多琳的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微微有些颤动。

  “不就是爆胎嘛,我下去换一下就行了。”乔看了她一眼,心想,像她这样中规中矩,生活一成不变的模范妻子,遇到点小麻烦就会惊慌失措呢,就像她那对耳环,十年如一日地戴着,今天大概是她第一次出门没戴吧。他开门,刚迈出一条腿手臂就被多琳给抓住了。

  “天气太热了,我看,我们还是叫拖车吧。”她抓住他手臂的手力道惊人,让他感觉一阵疼痛,他急忙挣脱开来,诧异中带着一丝察觉不到的恐惧。

  “用不着那么麻烦,我一会儿就能换好。”乔转身下了车,走向后备箱。

  多琳慌张地从包里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着几条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全都来自乔。她打开手机,迅速地在上面打了几行字。

  “喂!你把后备箱开一下!”乔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多琳放下手机,从后视镜中看着丈夫不耐烦的样子,又见他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看,再抬起头时神情已变得犹豫急促起来。她收回目光,无意间瞥见一对眼睛,竟吓得愣住了。那是她的眼睛,充满透骨杀意的眼睛。她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下车,拿出丈夫放在后排的行李,递给乔。

  “火车就快赶不上了,你打车过去吧。这里我自己能搞定。”

  乔看着她一如既往温顺贤良的笑容,心底略略产生了一丝歉意。他接过行李,深深地看了妻子一眼,便急急忙忙地奔向一辆行驶而来的空出租。

  待乔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多琳呆呆地看着后备箱出了好一会儿神,她慢慢举起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机,上面是她刚刚发出的短信:

  “亲爱的,我已经到火车站了,有很重要的事想告诉你。你什么时候到呀?快点来哟,等你~

  收件人:乔”


推荐阅读:
·情感故事 过早同居?爱情会遭遇的几种下场
·情感故事 少妇口述:怎样做爱更容易达到高潮
·情感故事 无爱承欢很疯狂 在寂寞的夜里她用手指将自己推向顶峰
·情感故事 最可能抢走你男人的7类闺蜜
·情感故事 喜欢双手抱胸的人难摆脱单身
教师节给老师的信一亲爱的沙沙老师 BT磁力列表 男人团 动漫型叫床声!美声F奶新人“心实瑠奈(心実るな)”出道 SSNI-655新名爱明新名あみん经典番作品在线一览